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授权翻译】Fish Out Of Water——ieatmyfingerprints

粽子今天没有吃药:

_(:з」∠)_精疲力尽……美人鱼梗……AU,不喜慎入,之前有安利过,就不写梗概了……这个作者的文风……还是很美的(就是想说不好翻)……只是脑洞着实有些清奇……




授权如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92948/chapters/7424621




为了粽子的保质期(什么鬼?),在此附上食用说明:如果你对不负责任的翻译菌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可挑错。至于错字病句……请随意,可忽视,可挑剔,仅你喜欢。如果实在不喜欢粽子的译文_(:з」∠)_,请右上点×    以及:建议阅读原作


    




第一章   第一章(续   第二章   第二章(续  第三章






今天早上她醒来时,Sameen Shaw可没有做好迎接人生剧变的准备。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扔掉自己的工作,自己危险的都市生活,来到这个世界的偏远一角的原因,不是吗?她绝对不,尤其,寻求任何类型的冒险。这拓麻就是关键。


 


 


一切开始的再简单不过了,就和平常一样。Shaw像是精准的仪器,在黎明那道白升起之前就起了床,查看了下她的小屋后的鸡群,然后将她的渔网拽进她的小船里。其他渔民喜欢在半夜抓鱿鱼,但Shaw是来这儿享受孤独的,她对闲聊没有一点儿兴趣。他们很快便了解到了,也就没有叨扰她。她在他们离开水面之后出航打鱼,但还要赶在太阳升起之前。鱿鱼不喜欢阳光。


 


 


据说有三艘船在海里失去了踪迹,但Shaw没有太在意。


 


 


但当她推桨驶向大海时,她之前的军事训练经验开始不自觉地开启,她注意到了周围不平常的喧闹。海浪汹涌的翻滚着,这里接近季风源,这一点还是是可以预料到的。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能在这样遥远的距离之外听到呼喊的声音。从安静的村庄和海洋到这里,每一个声音的传播都要穿越数英里的沉寂。她皱起眉头,向那个声音驶去。


 


 


随着她的船向一侧摇晃,那个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有东西撞到了左边的船底。就这样了,Shaw心想着:前海军陆战队成员,美国政府的前任暗影杀手,即将被鲨鱼给吃了。


 


 


但后来Shaw听到了一声非常“人类”的喘息,她俯身到船的一侧,凝视着水下。她完全没有准备好迎接正等着她的画面。一个女人,在一张大网里挣扎着,靠着她的船疯狂且激烈地挣扎着,指甲试图抓住木制的小船。


 


 


靠着本能的驱使,她艰难地俯下身想把那女人从网里放出来。她几乎栽到了水里——好吧,的确,她栽进了水里。


 


 


汹涌的波涛拍打着她,人音被海浪淹没,大海怪异的声响将她吞没。她的双臂在水中滑动着,停滞了一会儿,努力找寻着方向。当她成功地睁开双眼,Shaw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淹死,来到后世了。


 


 


美人鱼。一条美人鱼就在她面前。


 


 


闪闪发亮的绿色、蓝色、红色和粉色的鳞片覆盖在那条美人鱼比上身长两倍的华丽的尾巴上。它——她,绝对是她,Shaw迷糊地想到——完全被困在一张大网里。


 


 


美人鱼越是扑腾,网便缠得越紧,水里弥散着血腥的味道。Shaw费了好大的劲儿朝美人鱼游去,海浪推搡着她们两个,让她们在船下盲目地摸索着。手指紧握着备用小刀的把手,她随即将它拔开。


 


 


光滑的刀刃在水下折射出光亮,美人鱼突然开始发出嘶嘶声,用尾巴大力地拍打着网子。Shaw浸透了水的衣服在水下感觉非常沉重,但她用力地向前游着,一只手伸向渔网。美人鱼试图用力地将Shaw从网子上甩落下去,Shaw踢了她一脚当做是报复。


 


 


然后,她有了机会,拿着刀伸出手去,即使那条美人鱼咬住了她的另一只手,疼痛在她割断绳子的过程中燃烧着,但她也没有停止。她割着组成网子上方格的绳子,一个接一个,直到Shaw造出的缺口大到能让美人鱼从里面钻出来,再奋力地游开。


 


 


Shaw感觉头昏眼花,她的视线混沌不清。她扑腾着,想要游到水面,但她的衣服太沉了,海浪又将她拍回水底两次。她的意识也模糊起来,水下一片黑暗,一阵压抑。


 


 


还好,Shaw想着,至少不是鲨鱼。但即使她开始失去意识,她还是瞥见了女人优雅,赤裸的身体上鳞片的闪光。


 


 


她最后看到的是一抹光亮和淡褐色的眼眸。


Shaw是被炎炎烈日晒醒的,海水呛得她窒息,身体本能地将嘴里的水吐了出来。她有些恶心地吐着,咳嗽着。她的身体疼痛着,过了一会儿头脑才清醒过来。空气中弥散着浓重的咸腥味儿。身下轻微地晃动着。船。她在自己的船上。她又咳嗽起来,吐出水来。然后她惊愕地向后缩了缩。


 


 


她的船上有个裸女,背对着她,躺在她的旁边。Shaw思索着,试图想起些什么。有人在叫喊。有一条美人鱼。


 


 


毫无疑问,那条美人鱼,现在就躺在她的船上,赤身裸体,没有尾巴。Shaw张开了嘴然后又闭上。她是这么确信,身旁这个女人就是那条美人鱼。她想自己肯定是给太阳烧坏了。什么陈词滥调呀,她当了个渔民,做了个渔民的美梦。美人鱼,的确哟。她骂了骂自己,深吸了一口气。扫视了一下她的船。


 


 


所幸的是,两个船桨都还挂在船的两侧。Shaw在这里没有会担心她行迹的朋友,所以她会尽力将绳子缠绕在船桨上。这样如果她把船桨弄丢了,她也能够把它们找回来。


 


 


她盯着那个女人看了一会儿,想着是否应该叫醒她。


 


 


这女人受伤了。船上留有她的血迹。


 


 


也许她是昨晚那群吵闹的渔民的朋友,也许他们一直在试图寻找她。之后会弄清楚的,Shaw这样告诉自己。她最好先回到岸上去。


Shaw回到村子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村子看上去空荡荡的。晚上捕鱼的渔民已经睡着了,那些喜欢白天打鱼的也出海了,所以Shaw便先将女人带回了她的小屋。Shaw非常小心地想维护这女人的体面,以防有人看到她们。


 


 


当Shaw将美人鱼放到地板上的时候,她才查看了下她的伤口。她的右脚弯曲成一个骇人的角度,右边大腿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与之相连的小腿上有一小块擦伤。Shaw检查着伤口。觉得最有可能造成这种伤害的是鱼叉,留下伤口,并扯下许多肉。她拿了一张毯子,也没多想,直接盖在了那女人身上。


 


 


Shaw翻找着她的抽屉,找到了一些旧的抗生素和绷带。她是来到了一个村庄,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能有一个急救箱。你知道,在这里,人们经常死于流感。


 


 


Shaw让女人左躺着,这样她的伤口朝上,更便于Shaw做她的工作。当她将那根蘸有消毒剂的布条擦到伤口上的时候,女人猛地睁开眼,醒了过来,给了Shaw的胸口一个肘击。她咕哝了一声,那女人踢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又摔倒,在痛苦里高声叫着。她们都盯着她的脚踝,红肿且扭曲。


 


 


“停下,我想要帮忙,”Shaw说着,试图安抚这个又踢又叫的女人。女人挑战般地看着她,Shaw看见认可慢慢在她眼里蔓延开来。


 


 


女人停下了反抗,但并不放松。她的身体紧绷着,静止着,随时准备突然跳起来逃走,但她专心地看着Shaw给她的大腿缠上绷带,并给她的脚踝装上一个临时矫正架。


 


 


当Shaw使用着消毒剂为伤口消毒的时候,她发出了嘶嘶的声音,Shaw不得不向她保证说明,她并不是想把她弄残废。她还拒绝使用抗生素。嗯,早晚还是得用,Shaw心想着,掂量着自己拿着针管到底有多大的威慑力。


 


 


“行,让你的伤口腐烂吧,”Shaw在尝试了四次之后怒气冲冲地说道,那个女人终于让她放弃了。她们怒视着对方好长一段时间。


 


 


这女人其实非常,非常美丽。她有着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嘴唇是颜色适度的粉红。即使她受伤了,她的脸还是不肯屈服,不肯露出一丝脆弱的神色。她有着棕色的长发,已经干透了,毕竟她们已经从水里出来那么长时间了,她的皮肤如同牛乳般纯白,好像她从未接受过阳光洗礼般。她的四肢修长,美丽,体态优雅。直到Shaw意识到自己在盯着这女人的身子看,这女人也在盯着她看的时候,Shaw才一下子跳了起来,把她的东西放到一旁。


 


 


当她从抽屉跟前转过身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个女人,小心翼翼地将Shaw给她的毯子盖了在她的腿上,完全盖住,却让她的上身光着。


 


 


之后Shaw走去了村庄的中心地带,漫不经心问着村民,是不是有人失去了一个朋友。但是空气里的氛围怪怪的,那些渔民们说话都很小声。


 


 


Shaw回忆着那女人的奇怪行为,对自己的腿万分在意,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上半身。她想,如果她是一个渔夫的朋友,那么她就不会在海上赤身裸体了,除非他们对她图谋不轨。


 


 


所以她用硬币在乡村医生那里换了些草药,再买了些鸡饲料,便再不和其他人说话。


 


 


Shaw开始认为,也许美人鱼不是一个梦。


当Shaw步入她的小屋后,一眼望去一团糟乱。女人解开了绷带,将它随意地扔在房间里,并试图把她的脚掰回原位。她倒不怎么擅长忍痛不呻吟出声。Shaw靠近的时候,她突然警觉起来;Shaw走到中途,换了个方向,去拿了件她觉得可以当睡衣的大号衬衫。


 


 


Shaw将衬衫扔给那个女人。


 


 


“听着,我会帮你,但你首先得穿上这件衬衫。这样……,”Shaw停顿了一下,寻找着合适的措辞。“不合适”。


 


 


女人固执得瞪着她,Shaw于是走上前三步,抓起自己的衬衫,并试图把它套在那个女人身上。她从Shaw手里抢过衬衫,然后,她们又开始了一场瞪眼比赛,Shaw愤怒地叹了口气。


 


 


“行,那你就自己穿上。”那个女人继续瞪着她,但最后还是穿上了,腿上仍盖着毛毯。衬衫长到大腿中间的位置,这让Shaw松了口气。Shaw让女人继续着她的瞪眼比赛,自己开始行动起来收拾残局。她捡起绷带,朝空气抱怨着。


 


 


“你知道在这儿有多难找到纱布吗?你可花了我不少钱。”她卷起绷带,想知道是否还有能再用的干净部分。


 


 


“不过那并不重要,因为我反正不会回到城市了,”Shaw喃喃地说道。


 


 


”你毁了你的脚踝固定架,现在我们到哪儿去找东西来固定你的脚呢?“Shaw发出另一声烦躁的低吼。“你甚至不讲英语,对么?我真想杀人——“


 


 


她的无心之谈,让那女人咆哮着,想要再次起身,Shaw不得不安抚她,大声解释道:“不是说你!我不想伤害你!”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女人才放松下来,她用打量的眼光看着Shaw清扫房间。


 


 


“我知道你能说话。”


 


 


这就是女人发音的方式,她发出的音节听起来如此陌生,就像是外星语言一样,仿佛她是第一次尝试说话一样,这让Shaw终于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现在看向了她自己的嘴,运动着舌头和牙齿,测试着动作。


 


 


“你真的是美人鱼,对吗?我没有——这不是个奇怪的梦,对吗?”


 


 


女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然后猛地动了一下头,似乎是在做点头的动作。


 


 


“我曾是个医生,“美人鱼茫然地朝她眨了眨眼,Shaw再次尝试道,“医生,大夫。“Shaw做着手势,挥舞着她的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修复伤口。”


 


 


美人鱼撅起了嘴唇,替她省了接下来的解释。


 


 


“我明白了。”


 


 


这一次,Shaw重新给她的大腿打上了绷带,用剩下的木材给她的脚做了个矫正架,美人鱼也没再做出任何挣扎。




——————————————————————————————————


吐槽:=。=总觉得作者是英国人……看到bloody便不自觉想到英国人……


(想翻个脑洞清奇的肉也是不容易……_(:з」∠)_还是得翻全文,这样比较有连贯性……=-=)



评论

热度(294)

  1. 指数定义域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文使用
  2. Carsic账号已停用 转载了此文字
    美人鱼梗
  3. The Fifth账号已停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