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授权翻译】Fish Out Of Water——ieatmyfingerprints

粽子今天没有吃药:

依旧的,授权放第一章(早就说了我懒)_(:з」∠)_心好累,为了肉翻剧情我也是蛮拼,来个人安慰(投喂肖根ABO设定文)我吧_(:з」∠)_,这章没有绝对的羞耻内容,但有稍微的羞耻内容,你们自行阅读……=。=




为了粽子的保质期(什么鬼?),在此附上食用说明:如果你对不负责任的翻译菌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可挑错。至于错字病句……请随意,可忽视,可挑剔,仅你喜欢。如果实在不喜欢粽子的译文_(:з」∠)_,请右上点×    以及:建议阅读原作






下方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续)  第二章  第二章(续)  第三章




第一章(续)


——————————————————————————————————


Shaw已经渡过了相当煎熬的一天,不管是字面还是引申意义上的,所以只有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才有了时间来处理自己的伤口。她的小屋不是很宽敞,她也不知道该把美人鱼安置在哪儿,所以她便让美人鱼躺在她的床上休息。不管怎么说,总比让美人鱼躺在她小屋的地板上挡道好。


 


 


Shaw靠在美人鱼脚旁边的墙壁上,这样她便可以随时监控和预备反应,小屋的入口在左边。这是一个以前的军事习惯,时刻注意位置方向。直到那时,她才检查了下自己手上在前一晚被美人鱼咬过的指关节。她舒展晃动了下手指,觉得伤得不严重。


 


 


美人鱼在看她。


 


 


Shaw有些动作夸张地给自己的指关节消毒,清理并打上绷带,然后给自己的手臂注射了一针抗生素,来证明打抗生素是件平常且安全的事。


 


 


她试着给美人鱼也注射一针抗生素,但那条鱼固执得要死。Shaw这回真的很生气。这可是一剂良药。不过她还是不会强“鱼”所难。


——————————————————————————————————


两天后,Shaw蹬着一辆自行车去了趟村子里的供应商店,去购买草药——之类的有机植物。她猜想,如果药品是用天然植物做成的,美人鱼应该会更愿意接受。


 


 


Shaw回来的时候看见美人鱼正在翻看她的东西,她从美人鱼手中一把夺过那一叠信件。


 


 


美人鱼指着收件人那一栏上潦草的字迹,目光看向Shaw。


 


 


“什么?”


 


 


美人鱼用力戳了戳收件人的签名。


 


 


“那是我的名字。Sameen Shaw”


 


 


“Shaw,”她的嘴部运动着,尝试着说出这个词,声音里满是不可思议,“你把你的名字标记在这些脆弱的东西上?”


 


 


Shaw突然反应过来,美人鱼从没见过纸张。Shaw自动忽视了她。她拿出药草,整齐的摆在自己面前,摆在她们中间。


 


 


她在美人鱼面前用一个小药杵和药臼,将那堆草药研磨成浆,让她亲眼见证这个过程。然后她挨近了美人鱼,想将那堆药浆擦在她布满细碎划痕,却不至于打上绷带的小腿上。美人鱼猛地将腿抽走。


 


 


“你的伤口会恶化的,”Shaw不耐烦地叫:“如果你不擦这药。“美人鱼却嘲笑了下。


 


 


“你会死的,”Shaw警告说,因为这条鱼的不配合而感到沮丧。


 


 


“那是我的宿命,人类。”


 


 


“你真的那么想死?那我就应该把你交给其他渔民。”


 


 


“至少我死得有尊严,”美人鱼被激怒般地吼道,头发在静电作用下炸开。还没等Shaw开口回答,美人鱼便开始进行她的长篇大论,似乎是释放她被困在此地的怨气。“至少我不会在这里,被囚禁到死。我失去了我的尾巴,被困在你的巢穴里三天三夜。我——强大的海神波塞冬快救救我吧,我不想要人类的腿!”


 


 


美人鱼悲痛且厌恶地哀嚎出最后一句话,疯狂地挥动着双手。Shaw眨了眨眼睛,不自觉地低头扫视着美人鱼那从大号衬衫底下露出来的细长的双腿。然后Shaw立即将目光从雪白光洁,形态优雅的大腿上挪开,为自己这不雅的行为感到尴尬。美人鱼也没注意到,太过沉浸于自己的愤怒之中。


 


 


“你发泄完了吗?”Shaw生硬地问道,美人鱼气鼓鼓地,胸口上下起伏着,顽固又故意地将头扭向一边。Shaw抿紧嘴唇,拽着地上的药臼向床边靠去。石制的药臼与地面摩擦,发出咔咔的声响。


 


 


“等你伤好了,”Shaw面无表情地说着,用手指抓起一滩药浆,“你可以尽情地用波塞冬的三叉戟毁灭所有人类。”


 


 


美人鱼听着Shaw语气里的轻浮,畏缩了一下,气愤地睁大了眼睛。


 


 


“我没和你开玩笑!“美人鱼惊呼道,但Shaw咧着嘴,竭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当Shaw将药浆涂抹到美人鱼的小腿上时,美人鱼发出来了嘶嘶的声音,每一次抹上去的时候她都会不配合地扭动,但这是最后一次她拒绝Shaw的帮助。


 


 


她甚至允许Shaw解开她的绷带,将药浆涂抹到她的大腿上,然后再重新包扎起来。Shaw认为她们已经有些进展了。


——————————————————————————————————


“你看起来很像我,”Shaw开口道,话一出口便后悔。美人鱼一直专注地盯着她不停工作的双手,看着她将草药捣碎,就好像这已成为日常一样,好几个晚上都是这样,但那条鱼现在突然抬起了头,望着她。Shaw试图解释,补救,她知道这话听上去有多么冒昧,多么谄媚。


 


 


“我不是说你看起来像我——我的意思是——我不是——”Shaw有些口舌笨拙——她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懂你的意思,人类,”美人鱼轻松地说道,打断了Shaw剪不断理还乱的解释,显然被逗乐了,然后疑惑地将头歪向一边。“为什么不呢?”


 


 


“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会——“


 


 


“看起来像个怪物?巨大的獠牙,带蹼的手指,尖利的爪子?“美人鱼替她补充道。Shaw开始皱起眉头,然后她才突然意识到,美人鱼是在逗她,自己果然反应慢半拍。Shaw抑制着想要朝美人鱼吐舌头的冲动。


 


 


“或许是荧光绿的头发?谁知道吃多了海藻会对你的身体有什么影响,”Shaw没有吐舌头,只是这样嘟囔道。


 


 


美人鱼稍稍睁大了眼睛,些许是惊讶,然后突然大笑起来。一顿一顿的,像是风铃声,起伏不定的高音旋律欢快婉转。这笑声在Shaw的胸部里产生了共鸣,好像这声音真的传到了她内心深处,Shaw的内心因此充溢着荒谬的感觉。


 


 


“哦,不,我们只吃人类,”美人鱼说着,眼里满是欢笑,“尤其喜欢吃那种脾气暴躁的小个子,更喜欢皮肤晒黑而且喜欢出海打鱼的。”


 


 


Shaw听着美人鱼那打趣的语气,没能找到合适的回应。她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回手上的药杵和药臼,用力研磨着里面的草药,直到药臼里的植物变得过于粘稠脱水。


 


 


谢天谢地,美人鱼也没再说什么,并允许Shaw再次将药浆涂抹到她的大腿上。


——————————————————————————————————


“你没告诉别人。”Shaw听着,没说话。


 


 


“关于我的事情”,美人鱼挑明道,“你没有告诉你的同类们。“Shaw吸了吸鼻子。


 


 


“他们会杀了你的。”


 


 


那么一小会儿,Shaw有些捉摸不透美人鱼。之前Shaw去了外面,一个云游药师正好逗留在村子里。Shaw用她的一只鸡远换来了更多的药物。现在美人鱼有了同样的等价交换的想法。Shaw冲她皱起了眉头。


 


 


“你救了我的命,”美人鱼不确定地说道,“我欠你很大的人情。“美人鱼的语调从犹豫切换成了绝对的引诱。“你喜欢财宝吗?海底有很多艘你们人类的沉船……”


 


 


Shaw的眉头拧地更紧了,美人鱼被逗乐般地挑起了一边眉毛。


 


 


“你不,渴望黄金?”


 


 


“别傻了,”Shaw轻蔑地说道,“我是个渔民,住在一个离最近的用品店七英里远的村子里。金钱在这里没多少分量。我要一堆黄金干什么?”


 


 


美人鱼的眼睛朝她闪着光亮,好像她是在享受Shaw的直率,和她对沉船宝藏的拒绝。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Shaw,”美人鱼说道,现在明显是在咧着嘴笑。这刺激到了Shaw。


 


 


“我在海边过着平静的生活。我打鱼,我睡觉。留着你的……回报。我什么都不想要。”


 


 


这似乎激起了美人鱼的兴趣,她朝Shaw歪过头,目光沿着Shaw柔软的躯体来回巡视。美人鱼审视着Shaw好几分钟,从容不迫地仔细查看。最后,Shaw略显防御地在她面前交叉起双臂,恼怒地看向别处,不去注意美人鱼热情闪烁的眼睛。这时美人鱼才再次开口。


 


 


“你对我很好,Sameen Shaw,我已经很久没遇见过像你这样的人类了。你不求回报,让我非常不安。但是我必须得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所以我会给你我最珍贵的礼物。”


 


 


Shaw挥了挥手表示抗议,刚想开口拒绝,便被美人鱼坚决的眼神瞪了回去,安安静静,不敢做出进一步的抗议,然后美人鱼闭上了眼,庄严且认真。


 


 


“Sameen Shaw你对我的真名了解多少?”美人鱼问道,但她似乎并不期待Shaw的回复。


 


 


“这么多年来我被赋予了许多名字…Naiad(水仙女)Melusine(上身人形,下身蛇形)…以及我个人最喜欢的——Anahita(阿娜希塔),”她说着,卷曲在舌头上的音节相当流畅,略带嘲讽的意味,仿佛不是她喜欢说这些词,而是这些词语喜欢被她说似的。Shaw能感觉到空气中张驰着的魔力,仿佛这些词语不只是单纯的词语,它们聚集起魔力,词语的发音里含着深长的寓意。


 


 


“我被叫做Nerin(海的女神),Siren(塞壬),Devil Fish(魔鬼鱼)”,她说道,语气里饱含着对最后一个称谓的蔑视。虽然她撅起嘴唇微笑着,她的眼睛却还是眯起来,显然对自己受到的不公正的命名待遇感到生气。当她闭合上下牙的时候,空气似乎都因这动作产生了波动。她的头发随着焦虑不安时产生的静电炸开来,平静下来时又自然地垂下来。


 


 


“我一直被认作是黑暗的物种,被驱逐着,被认为没有资格登上诺亚方舟,”她说着,望着大海的方向,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表情变得愈发柔和。


 


 


“美人鱼,你这么叫我”她平静地说道,呼吸平稳。她的眼神变得宽恕,凝视海滩越久,眼里的忧伤和向望便越明显。


 


 


”但是被你们称作Atargatis(阿塔加蒂斯)的女神,神圣而美丽,她生下了我的母亲,而我被命名为Root,”她说完,棕色的波浪似的长发似乎在随着自己的意愿卷曲,伸直着,也不管风吹来的方向。真名从嘴唇里被带出来,她似乎整个人都战栗着,在兴奋中颤抖着。


 


 


面前这美人鱼的名字和她突然抓住Shaw手的动作,似乎唤醒了Shaw。美人鱼的头发闪烁着明亮的色彩,她雪白的皮肤似乎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神秘的微光。月光从窗口处倾泻而下,流淌到美人鱼的腿上,雪白的皮肤突然闪烁起光亮,仿佛鱼鳞一般,这时Shaw才一下子明白过来,美人鱼的这份礼物是有多沉重。


 


 


Shaw眨了眨眼,那个形象瞬时消失了。


 


 


出乎意料和难以置信,最后带着极度的谦卑默默接受,Shaw此刻只能僵硬地点点头。


 


 


那条美人鱼——Root,她没有回过头看Shaw,她的注意力现在完全被海滩上一波波平稳涌上来的潮水吸引住了,而这让Shaw有种被侵犯了的感觉,仿佛她是在观赏她的私人财产似的。她抱起装满草药的药臼,留下她的美人鱼独自沉思。


 


 


她轻轻拍了拍从屋顶垂到小屋门沿上方的稻草,确保这样能阻挡外人偷看的眼光,想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不想让Root被打扰。


——————————————————————————————————


Shaw有时会看到Root在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像是反复地张开,再闭合她的双腿。她做得最多的是坐在那里,将双腿交叉着压在一起,仿佛她仍把它们当做是尾巴。


 


 


Shaw一直喂Root吃陆地上的蔬菜,因为她一直没有时间出海,而且在夏天的雨季出海也是相当冒险的一件事。Shaw将从供货小屋那里买来的一些米饭和蔬菜储存了起来,她已经设法让她们两人渡过了难关。


 


 


但是有一天,天空看上去明净澄澈,海浪也比平时温和,于是Shaw决定去为她俩捕获一些补充蛋白质的食物。她翻上船出海去,留Root在小屋里玩着魔方(Root很高兴地看着Shaw将那个彩色的方块玩弄于股掌之间,却又为自己不会玩而感到生气。她坚定地认为Shaw使用了魔法,“卑鄙的伎俩!”),并带回来一网子小鱼。这不是打到的最好的一回,但是,嘿,一个贫穷的渔民出海打鱼,还受到海风和潮汐的限制?能打回这些也是不错了。


 


 


Shaw一直不是个,嗯,在意细节的女子,所以当她第一次给Root做了一顿烧烤晚餐的时候,她可没有期望得到这样的回应;Root给了她一个相当嫌弃的表情,貌似要开始批评Shaw的烹饪技巧。


 


 


”你做了什么,Shaw,拿闪电劈了它一下?”


 


 


“不,”Shaw皱起眉头,“我拿火烤了它一下。“Root感到厌恶地瘪起嘴,央着Shaw把那块臭气熏天的烤肉给拿走。Shaw耸了耸肩,大口咬住了她这来之不易的一餐。Shaw曾一度想惩罚Root,让她自己去找吃的,却看见Root渴望地盯着自己一口口咬下手上的晚餐,并对着自己发出可怜的呜咽。Root的胃也在咆哮,频繁又大声。


 


 


她吃完了晚餐,确保自己发出了满足的感叹,然后故意朝Root笑了起来,那个家伙轻蔑地瞟了她一眼,Shaw走出了小屋去堆放她用剩下的柴禾。Shaw只吃两条鱼就饱了,但是她这回用网子抓了不少的鱼。她有想过把它们储藏起来,当做接下来几天的食物,不过,嗯,最好还是趁新鲜吃。她没有去想为什么她那么在意,想要给她的客人最新鲜的鱼。


 


 


她拿了两条最大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挑选)拎着鱼尾巴,回到小屋内,在Root愤怒,饥饿的目光下笑着,差点儿没拎稳。Shaw慢慢地把鱼递给Root,过分关心地对Root说:“不,不,让我给你拿个盘子,拜托了,我坚持—”Root眯起眼睛,露出了她的牙齿,Shaw绝对爱上那口牙了。


 


 


然后当Shaw靠到足够近的时候,事实上她没有预料到,她的客人会一把将手伸向旁边的鱼,将它从Shaw里夺过来。然后Shaw着迷地看着,不得不承认,Root高兴地吃食的样子有些恐怖。


 


 


“Mollusks(好次),”Root咧嘴笑着说道,满嘴是血。


 


 


Shaw发现,Root的吃相就和野生动物一样。双手抓着她的食物,一只手抓住脑袋,另一只抓住尾巴,用有力的下巴和锋利的牙齿撕下一大块肉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因为当Root微笑的时候,她的牙齿看上去和正常人类没什么不同……


 


 


没错,Root曾经咬过一口Shaw的指关节,但Shaw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冲动,她想要触碰Root的牙齿,想要把手指放到那下面,感觉着那原始的锐度戳刺着她的指尖。


 


 


Root吃掉了那两条鱼,把骨头和一些她不喜欢吃的部分,吐到了Shaw放在床边的碗里。然后她渴求地望着Shaw,但就是不肯卸下骄傲开口请求。她给Shaw献上了一出诱人的戏码:舔弄着清理她的手指,满意地看着Shaw不自然的眨眼和害羞的微笑,目光时不时地瞟着小屋的入口。Shaw想知道Root的小花招对她的人鱼追求者是否也适用。


 


 


当这开始变得有些可笑的时候,Shaw抿紧了嘴唇,出门去再拿了两条鱼。吃完第六条的时候,Root觉得自己终于吃饱了。


 


 


“我之前吃过在海里泡了好几天的死鱼,“Root在Shaw给她端来一盆水让她洗手,擦嘴之后终于说道。Shaw扔给她一块布,要她清理干净残余的血液。


 


 


Shaw皱起了鼻子。她的整个小屋闻起来净是鱼腥味,血腥味和鱼的内脏味。


 


 


“怎么了?”


 


 


“我吃过更糟糕的,”Root轻松地说道,伸着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那是Shaw听到过的最糟糕的赞美和感激。她努力克制自己在Root伸懒腰时,不去看那些因衬衫往上跑而露出的光滑雪白的皮肤。


——————————————————————————————————


“Barnacles!(不要)“ Root咬牙切齿地咒骂道,手指甲掐着Shaw的手腕。Shaw高兴地哼了一声,十分嘲讽。


 


 


“哦,别耍小孩子脾气。它看上去都没那么糟了,”Shaw轻声责怪道。


 


 


“这就是你自作主张地拿那东西用力戳我,比你平时下手重多了的原因?“Root反击回去。虽然只是一瞬间,但Shaw敢肯定,她的表情一定出卖了自己,因为Root朝她敏锐地眯起了眼睛,并在她打算将手从她大腿上抽走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Root说道。Shaw张开了嘴却又闭上,喉咙突然一阵干涩。她是真的,不允许,也不想让自己参与这一话题的讨论。


 


 


“你是故意这么做的?“Root难以置信地问道,松开了Shaw的手腕。Root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由被冒犯转变为好奇。然后轻轻地,她的指尖抚上了Shaw的手臂曲线——那只本应为她上药的手臂,那只停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手臂。


 


 


“我想知道,为什么?“Root小声喃喃道,更像是在对自己说话,而不是对Shaw。Shaw尝试着咕哝了一声,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在害怕,”Root总结道,她一脸困惑地审视着Shaw。“但不是害怕我。”


 


 


Shaw能感觉到,当Root的手指触摸到她的手臂时,被触碰过的皮肤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苏醒过来。在Root强烈的注视下感到不自在,Shaw的目光向下,看着那在她皮肤上穿行的手指,慢慢地攀上她的手臂。


 


 


Root的指尖离开了,手指卷曲成拳头,用指甲轻轻抵着Shaw的手臂,轻轻地触碰着Shaw前臂内侧敏感的肌肤。Shaw吸了口气,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自己变浅变快的呼吸。她本能地回头看向Root,看见了Root脸上那令人猜不透的表情。


 


 


无比尴尬,并对自己和Root感到愤怒的Shaw立刻抽走了手。她让药品毫不客气地落在地板上,几乎是把它扔到地上,以此来掩饰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


 


 


“我相信你自己也能上好药,”Shaw连忙后退,然后离开了。但一会儿后,在她回来之后,Root淡然地将盛满药浆的药臼递给了她,并将盖在身上的毯子扯掉,配合地露出大腿。当Shaw做完了工作,并准备起身的时候,Root又一次触碰了她,触碰了她的手臂,作为道歉,然后转过身去,拉起毯子遮住了她的脸。


 


 


Shaw努力克服着不让自己手臂僵住。让它自然地放松,就如同之前一般。


——————————————————————————————————


Shaw以为Root会感到非常无聊,因为不能运动,但Root出乎意料地自我调节得很好。她的视线穿过从屋檐上垂落下来的稻草,满足地凝视着海滩,每当Shaw给她带来新东西的时候,Root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一眼。


 


 


只有当Shaw发火,要把东西拿回去的时候,Root才会抓紧了那小东西,将它从Shaw的手掌里夺过来。然后她会傲慢地说声谢谢,这只将Shaw刺激得更恼火。


 


 


Shaw教着Root怎么玩扑克,但Root完全忽略了重点。她完全没有输和赢的概念。第八轮之后,Shaw终于意识到,Root是在故意让她,Root面无表情的盯着她,说:“嗯,你不想赢吗?”


 


 


只有当Shaw教她赌牌,并用鱼做筹码的时候,才稍稍好了一点。赢家拿走全部的鱼,Shaw这样说过,这当然吸引了Root的注意。但到了晚饭点,她们还是按着分量分了鱼(Shaw总觉得自己胃口挺大的,但显然,在吃鱼方面,Root更胜一筹)。


 


 


“你和其他猎鱼人不一样,”有一天,在扑克游戏和晚餐结束之后,Root突然说道。Shaw咕哝了一声,调整姿势坐到床上,坐在Root旁边,检查着她腿上的伤,就像她之前每晚上都会做的一样。


 


 


“是“渔民”。如果你是想说,我穿的衣服和他们不一样,那是因为——”


 


 


“你才来海边不久。你的血液里没有海洋的气息。”Root说着,身子向前倾,“你的出生地离这儿很远。”


 


 


“没错。还有,别动,我正试着把这个弄好,”Shaw说着,手在Root的脚踝上工作。从她和Root奇怪地开始生活在一起,到现在已经整整一个月了。Shaw不是出海捕鱼,就是照看她的鸡群,做她的事。晚上Shaw会检查她的伤口,有时她们会聊上一两句。有时Shaw会教给Root关于人类世界的事情。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Shaw认为Root的脚已经在愈合了。或许现在还有些疼,但很快便能痊愈了。


 


 


“再过一个月你就能下地走路了,”Shaw满意地说着,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脚,再轻轻地将它放下来。


 


 


她的手指毫不迟疑地向上游弋,碰到Root小腿上的伤口,再进一步前行到她的大腿。她的手指轻轻地抚过绷带,Shaw认为她已经说服了自己,她只是在检查Root的伤口。


 


 


直到她听到一声小小的抽气,Shaw才抬起头。Root双手撑着身子向后仰,盯着自己的腿,看着Shaw的手指仍触碰着的地方,一脸的迷惑不解。Root看上去想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Root盯着自己双腿看的样子很是特别,她看上去像是既惊讶,又困惑,还兴奋。Shaw深深地怀疑,是Root从未有过人类双腿的原因,她不太习惯,恩,怎么说,敏感的感觉。


 


 


Root的目光顺着Shaw的手指沿路返回她的小腿,Shaw一直看着她,听见她的呼吸变得粗重。Root的目光向上轻轻一抬,对上了Shaw的视线,她的眉头紧锁着,眼睛半合着,唇瓣微开着。Root的面颊染上了粉色,让Shaw挪不开眼。


 


 


当Shaw的手指回到了她脚踝处的起点时,Root的视线也收回来,表情郁闷。


 


 


“什么时候”Root平静地问道:“我才能游泳呢?”


 


 ————————————————————————————————


 


备注:Naiad——水仙女:希腊神话中居住于溪水、泉水中并统辖这些水泽的仙女


 


Melusine——形象来自凯尔特文化,其母是亚瑟王传奇里湖中仙女的姐妹,Melusine因为向伤害了母亲和自己的人报复,而受到母亲的惩罚,下半身变成了蛇。(这个故事有点长,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其实就是西方版白娘子)


 


Anahita——古波斯神话中,掌管淡水的女神,进而引申为负责庄稼丰收、牲畜繁殖的女神


 


Nerin——希腊语里:“海的女神”


 


Siren——塞壬:希腊神话中在海上用歌声吸引航海者并将其吃掉的女妖


 


Devil Fish——魔鬼鱼:本文中来形容人鱼根的是字面上的意思“魔鬼一样的鱼”,现实生活中是指鳐鱼。


 


Atargatis——阿塔加蒂斯:叙利亚丰饶女神,形象常被描述为手持一根玉米穗(很像希腊神话的丰收女神——Demeter—德墨忒尔)


 


后面根妹那两个没翻译出来的单词:Mollusks ——软体动物 Barnacles——藤壶(是个甲壳动物)/刑具……什么鬼……我也是没办法了,估计这是美人鱼的方言吧,大家照着括号里的理解就该差不多了_(:з)∠)_


 


上面那些备注也是查得快疯了……我和根妹一样最喜欢Anahita,因为寓意不错,而且是波斯神话中的人物,跟大锤还有点渊源……


_(:з」∠)_作者不给标备注,让翻译菌自己查,哼唧,真是无情


 —————————————————————————————— 


吐槽:这一章=。=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羞耻的……比如根妹的时常分开双腿再合上,大锤还盯着看;你摸我一次,我还你一次的感觉也是不错……_(:з)∠)_



评论

热度(209)

  1. The Fifth账号已停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