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WH13/POI]Closer[Christina/Gen][完]

仓库CP 和肖根 还有gen小龙须

Jo-仔仔:

这篇主要的西皮是来自是十三号仓库的Christina以及来自POI的Gen。


嗯,这是个非常冷配对。


BeringWells和肖根客串。


(错别字稍后整理)


...


晚上下着豪雨,轰隆的雷声让Christina彻夜难眠。走廊响起了开门声,Christina悄悄地打开卧室的门偷瞄了一眼,是妈妈和Myka从她们卧室走出来然后下了楼。


Christina踮手踮脚地也跟着下了楼,和她们尽量保持一段距离。已经过了睡觉的时间,让妈妈看到自己还未入睡可不太好。


Christina躲在一处,看着Myka打开了B&B的大门。门口站了一个个子略小的女人,她身边则是一位年纪大概与Christina差不多的女孩儿,还有一条狗。Myka和妈妈领着她们到客厅里,Myka点燃了壁炉再找来了几条毛巾,妈妈走进了厨房弄了两杯暖饮给今晚的这两位神秘的客人。Christina所在的位置有点远,听不到她们到底在交谈着什么,但靠壁炉里火焰的光大概看到了两位神秘客人的轮廓。Myka和妈妈和女人低声交谈着,那女孩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让那只狗趴在自己的腿上,手不时抚摸着那软软的毛发。


“你确定不要先待上一晚吗?”Christina隐约听见Myka问。


“不了,我已经锁定了她的位置,我要赶过去。”那女人说道。


所有人站起身,Christina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再三考虑后还是觉得赶紧回房间比较好。


Christina关上房门后就听见了上楼梯的脚步声,然后是几个房门打开的声音。她爬上床躺好,竖起了耳朵。大概听见Leena和妈妈说话的声音,后来浴室传来了一些流水声,再来是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明显,Christina赶紧盖好被子假装睡着。卧室的门被打开,走廊的灯照射在她的床脚。


“Darling.” Helena轻拍着Christina的肩。Christina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妈妈。Helena坐床边,说,“今晚有个女孩会和你同房,她是我们的客人。我和Myka认为如果有个伴,那她今晚就不会因为孤独而睡不着觉。你觉得怎样?”


“Okay.”Christina轻声答。Helena微笑,身子往前倾在女儿的额头亲了一下。


“Hey Christina,”Leena拿着棉被和枕头走了进来,“抱歉吵到你了。这是给她的。”Leena把棉被枕头递给了Helena。


“Night, Christina.”Leena临走前不忘道晚安。


“Night, Leena.”


Helena把枕头棉被放好在Christina的双人床,Myka走进了卧室。


“能不能替我找一套睡衣好让我给她换上。”Myka说。Helena马上到Christina的衣柜翻找着合适的睡衣。Myka坐到了床边,帮Christina掖好被子边说道,“Christina,今晚有个女孩和你同房你介意吗?如果你介意的话,Leena可以腾出个新房-”


Christina摇摇头,说道,“我不介意。”Myka像妈妈刚才那样在她的额头留下一吻。


Myka从Helena手上拿过睡衣走出房间不久,这次回来领着那位女孩。


Myka小声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把手上的背包放在了Christina的书桌的一旁。女孩爬上床盖好被子,Myka和Helena道晚安后便回去了自己的卧室。


雨好像也小了,卧室里一片漆黑。不久后Christina适应了室内的亮度,转身一看发现躺在她身边的那样女孩还未入睡。


“睡不着?”Christina轻声地问。女孩只是耸耸肩。“我是ChristinaWells. 很高兴认识你(pleased to make your acquaintance)”


女孩侧过脸看着Christina,嘴角轻轻上扬,“你说话真奇怪。你来自维多利亚时代还是什么吗?”


“我出生在英国,是个英国人。”


“我来自俄罗斯。几年前过来和外公住。”女孩说道,“我是GenrikaZhirova,叫我Gen就好,没人叫我Genrika.”


“Okay, Gen. 早点休息吧。”


Christina闭上眼正准备睡时,Gen叹了口气。


“怎么了?”Christina问。


“我想抱Bear.”


“我这里有几只,你可以选。”Christina起身正要拿床头的几只泰迪熊。


“哦不不不,我不是说泰迪熊。”Gen也坐起身,“我是说我的狗,它叫Bear,这几天我都是抱着它入睡的。”


“Oh…”Christina想了想,说道,“我想应该没问题的。”


“真的?!”


Gen和Christina偷偷摸摸的下了楼,Bear在客厅里睡在Trailer旁边。牵着Bear走回了卧室,两位女孩爬上床后Bear也跟着跳上了床,两人忍不住发出了兴奋的叫声,但很快地捂着了自己的嘴巴,避免把B&B里的所有人都惊醒。


“我们应该也把Trailer也带上来。”Gen一边顺着Bear的毛一边说着。


“下次吧。”Christina也忍不住摸了摸bear。


“好了,我们睡吧。晚安,Christina.”


“晚安,Gen.”


真是奇怪又有意思的一晚,Christina想道。


 



 


很显然的,大人们对Christina和Gen把Bear带进卧室还让它在床上睡得举动不是很认可。


女孩们起床后早餐已经准备好了,Christina已经开始习惯这些美式早餐。


两女孩坐好,一边用着早餐一边听着Myka和Helena说教。说什么如果下次真的要把Bear或Trailer带入卧室,只能睡地板,不能让它们爬上床。


这时,Pete和Claudia还有Steve走入了饭厅,三人显得有点疲惫。任务已持续了一星期,他们终于找到了藏品并把它带回仓库。


“我闻到了咖啡!”Claudia快速到厨房拿杯子给自己倒了杯,Pete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了个空碟就把食物往碟子里放。


“呃,伙计们。”Steve有点尴尬的站在原地,用眼神朝Claudia和Pete示意了一下还在餐桌用早餐的Christina和Gen。


“哦!”Pete艰难地咽下刚入口的培根。“早啊,Christina。还有这位?”


“她是Gen,妈妈和Myka说她会暂时住在我们这。”Christina说。


大伙儿自我介绍后,女孩们也吃饱了。


两人回到卧室,Gen从包里拿了一套新的衣裤换上。


不一会儿,有人敲了敲卧室的门。门打开,Myka的脑袋探了出来。


“准备好了?今天我们一起去仓库。”Myka微笑道。


门一关上,Christina便走到书桌旁拿起背包,把一些东西塞了进去。


“仓库里有什么啊?”两人走下楼时,Gen忍不住问道。


走到楼梯最后一级时,Christina停下了脚步想了想。


“A world of endless wonder.”


 



 


在Christina带Gen开始参观仓库之前,Christina要求Gen发誓之后她所说的一切关于仓库的事都不能透露给任何人。


Gen敷衍地挥挥手说没问题。


Christina给Gen一一说着摆在架子上藏品的功能以及危险性,青铜区那些人的肖像,以及自己其实来自维多利亚时代的事实。


“你是HG Wells的女儿?”Gen瞪大眼睛问。


Christina点点头。


“而且HG Wells是个女的?”Gen再次追问,对方也再次笑了笑然后点头。


Gen眼睛依旧睁得很大,她环顾了一下仓库四周,说道,“就算我把你刚才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了别人,我想他们大概会觉得我疯了然后把我关进精神病院。”Christina听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正当她们准备转身离开青铜区时,一位身穿淡紫色套装的女士突然站在她们身后,两人吓了一跳。


“Hi, Mrs. Fredric.” 看见对方原来是熟悉的人,Christina也定下神来礼貌地打招呼。“Gen,这是Mrs.Fredric,她是仓库的守护者(caretaker)。”


Gen呆呆地愣在原地没有说话。


“Ms. Zhirova.”Mrs.Fredric缓缓说道,“刚才Ms.Wells要求你保守秘密,我希望你能履行诺言。至于Ms.Shaw和Ms.Groves方便你不必懊恼,她们已经知道仓库的存在。”


“好-好的Mrs.Fredric.”Gen战战兢兢地回答。


Christina和Gen两人对视一下,在转身时Mrs.Fredric已经没了人影。


“她每次都这样来去无踪。”Christina说道。


“仓库守护者的超能力吗?”


Christina思考了一下说,“可以这样说吧。”


对两位小女孩来说,在仓库待着确实有点无聊。


这三星期Christina带着Gen逛完正座仓库,看过了所有在架子上的藏品。


“记得眼看手不动。”大人们在她们每次进入仓库时这样提醒着。


偶尔在办公室外的瞭望台下下棋,Gen的下棋还挺不错的。


有时候两人屁颠屁颠地跟在Claudia身后看她做各式各样的发明;把特斯拉改装,将仓库里的机件升级,发明一些新的小工具。


两位小孩只许看不许动手。


“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让两只小屁孩动了仓库的机件被禁足的是我不是你们。”Claudia说的他们是指Artie,Myka还有Helena.


所以之后两人都不到仓库去了,干脆留在B&B,反正有Leena看着她们。Leena需要到仓库办事时她俩才跟着一起去。


在这里待了这么久Gen才发现到后院树上的那个树屋。


“妈妈设计的,大家一起帮忙盖。”Christina自豪地说。


后来两个小家伙就常常窝在树屋里。


树屋其实布置得挺齐全的;有枕头被子,Claudia还安装了小把的电风扇、电灯以及一些插座,几本书摆在里面…


Gen可喜欢这间树屋 了。


一天下午两人窝在树屋里,用Gen的电脑看电影。


电影结束后Gen坐起身忙着找另一部。


“那个带你来的女儿人。”Christina小声地问,“还会回来的,对吧?”


Gen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叹了口,往后倒回去舒服的枕头堆里。


“她会回来的。她向我保证,而且Shaw从不食言。”Gen坚定的说。


“她是你的?”


 “她不是我妈。”Gen说,然后皱起了眉头。“其实她也不是我的监护人。我的监护人是个叫Finch的男人,他送我进私人学校但我没见过他。Shaw说他是好人。”


Christina没插话,就这样静静地听着。


“Shaw这次也是去救人。她和几个人组成的小型特工团,专门救人的。”Gen继续说着,“她去救Root,她的其中一位同事。但我知道Root其实也是她的女朋友。”


Gen冲Christina一笑,“放心吧,没多久后她们肯定会出现在门口。”



 


果然没多久,Shaw搀扶着受伤的Root站在了B&B的门前。


Leena安排了一间房给Root好好养伤。Myka拨电给仓库专属医生Dr.Vanessa Calder请她前来看看Root的伤势。


“都结束了。”Root疲倦地说。Shaw坐在Root病床的右边的椅子,Myka和Helena则坐在了左边。


Gen和Christina站在门边听见大人们的谈话,Christina不明白到底什么结束了。


不久两位小不点还是被发现了,两人羞怯地走进卧室。


“你好,Gen.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Root微笑说,“Shaw经常提到你呢!打击毒贩的事件干得漂亮。”


Gen告诉过Christina她和Shaw是怎样认识的;之前在她居住的社区安装偷听器监听毒贩交易,打算把录下来的交给警方,然而不小心被毒贩知道并绑走了她命令交出卡带,Shaw是她的救命恩人。


“这就是我的小外甥女吗?”Root调皮地说道,Myka轻轻地拍了一下Root没受伤的左胳膊小声说了一句“Tracy!”


Tracy?她不是叫Root吗?Christina一脸疑惑。


“这是我妹妹Tracy.” Myka说道,大概是看见两位小孩头上的问号。


“你可以叫我Root.”Root微笑道。


“嗨,我是Christina Wells.”Christina腼腆地说。


“长得真像HG的迷你版。”Root笑说。


“你还需要点什么吗?”Helena关心地问道。


Root摇摇头,右手伸出被子摸索着,Shaw很快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好了,大伙儿都出去吧,让她们好好休息。”Myka说着把大家都往卧室外赶。


Gen冲回去给Shaw一个拥抱,Shaw忍住肩膀和腰间的伤,紧紧回抱着Gen.


“等Shaw和Root养好伤后,你们就要回纽约了吗?”


当天晚上两人梳洗完毕躺在床上准备睡时Christina问。


“我想是吧。”Gen说,依旧仰卧盯着天花板。


“我们会保持联系吧?”Christina小心翼翼地问。


Gen转过头,在适应黑暗后可以看清Christina的轮廓。


“肯定的。”Gen说,“我不会忘记你的。”


“不许食言。”Christina伸出她右手的小指。


“Cross my heart.”Gen也伸出她的右小指勾住了对方。


 



 


Gen回纽约之后,两人都保持着频繁的联系。短信、视频聊天、通电话等。


可是这和见面的感觉还是不一样。


一年半后,Christina和Gen重聚的机会来了。


Myka和Helena即将举办婚礼,邀请了Root, Shaw, Finch和Reese,当然少不了Gen。


“当Harold知道你妈是科幻之‘父’HGWells时,兴奋得要命。”一天晚上她俩通话时,Gen说,“这次的婚礼可以和偶像见面,他肯定会出席的。”


“你也会来,对吧?”Christina不确定地问。


“哦…这个…”Christina的心突然沉了下去。当然Gen怎么可能察觉,她继续说着,“当天我和同学约好一起做暑假组别作业,完成后大概会很晚了所以顺便在同学家过夜。”


“好吧。”


道晚安后挂了电话,Christina带着低落的心情去睡了。


Myka和Helena的婚礼在纽约的一间酒店举行。


或许婚礼之后可以要求Myka和妈妈在这待上几天,这样就可以去找Gen了,Christina想。


Christina坐在一旁等待着婚礼开始。


受邀的宾客不断涌入会场,Christina看到了Root和Shaw还有另外两位身穿西装的男主跟在她们后面,大概是Finch和Reese。


没有Gen的踪影。


在Mrs.Fredric和亲友们的见证下,Myka和Helena交换誓言以及戒指,正式结为连理。


看见妈妈和Helena笑得幸福,Christina当然也提她俩高兴。


晚上宴会所准备的佳肴都很不错,音乐是Helena和Myka挑的。


Christina望了一眼Root和Shaw坐的位置,不见了Shaw,只剩下Root和随着她俩到来的比较高个的那位男士谈话。那位戴眼镜的男士正在和Helena聊天。


看他望着Helena的时候眼里发光,他大概就是Gen说的HGWells粉丝Harold  Finch了,Christina想。


之后新人各自发表了简短的讲话。


“Helena, the first time I met you, you swept  me off my feet. Literally.”全场爆笑。当年同时被扔上天花板的Pete给了Myka一个眨眼。Myka笑着继续说,“The second time we met, you swept off my feet again, but this time literally and figuratively.And you gave me that damn grappler with a post-it note on it. I still have thenote, but the grappler was destroyed while I used it to save my boss. I’msorry.”


“It’s okay darling, I will made you another one.”坐在隔壁的Helena牵起了Myka的手,抬头微笑着对她说。


“Awww”全场宾客捂心口。


“在Christina出生之前,我从没遇过一个能够让我感受到你和在一起时的那种爱的人。”现在换Helena说了。“现在我写过的任何文字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爱,MykaBering。我真的很荣幸也很感激你愿意陪我一起度过余生。I love you, Myka Bering。”


掌声此起彼落,Myka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Christina离开座位去拿饮料,此时担当主持人的Claudia邀请新人带领跳第一支舞。


新人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越来越多的人也随着加入,Christina站在一旁小酌着饮料一边欣赏着。


曲风一变,大家变开始跳得像狂欢派对。


“嘿!赏脸跳支舞吗?”


突然一人出现自己身旁,Christina吓得差点把饮料从杯子溅出来。


转头看见到底是谁在和自己说话时,Christina瞪大了双眼。


“你怎么在这?!”Christina拥抱着对方的时候问。


“见你啊!”Gen笑说,“完成作业后我打电话给Shaw让她载我来的。”


“不是说要在同学家过夜吗?”两人松开了拥抱,Christina转身拿了杯饮料递给Gen。


“Nah,在同学家过夜机会多的是。”Gen挥挥手表示无需在意。


“真不敢相信你来了!”Christina说着伸手拿了碟子以及刀叉。“你吃过晚饭了吗?”


“哦感谢!我快饿扁了!”Gen接过盘子开始把食物放入。


填饱肚子休息一会儿后,两人也到舞池和大伙儿一起跳起了舞。


Christina除了和Gen跳舞之外当然也和Helena以及Myka各自跳了一会儿。Root也拉着不太情愿的Shaw到舞池加入了大家。


Christina和Gen跳得满脸通红,大家都玩得很尽兴。


婚礼过后,Helena和Myka去度蜜月,把Christina寄托在Root和Shaw家。


Gen现在也住在那里,不住学校宿舍了。


“所以她俩现在是你的监护人了?”Christina把背包放在Gen卧室的地上。


“我有四个监护人。”Gen坐在床上说,“本来只是Harold,后来加了John,再后来加上Shaw。加了Shaw就表示一定会加上Root.”


Christina点点头,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说,“你们这间公寓真不赖。”


Gen耸耸肩。“Harold要求她们搬进来的,说Shaw的单身公寓不太适合小孩居住。Harold他们就住在隔壁而已。”


“我们也快搬出B&B了。”Christina也坐到了床上。“Myka在附近找到了房子。”


这时Root在厨房喊她们去吃午饭。


Gen小声地说,“Root的厨艺很烂。她在厨房总是帮倒忙,都是Shaw在做饭。”


这两星期Gen带着Christina逛了差不多整个纽约,Gen去过的地方她都带Christina去了。


“或许下次你可以带我去走走伦敦。”一天下午刚逛完想去的地点,Shaw(今天是她负责监督,Root出任务去了)带着两位到餐厅用餐。


“我想我也不熟悉伦敦了,一世纪后的变化很大。”Christina笑说,“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探索。”


“有时候我会忘了你不是来自这世纪的人。”Gen小声地说,“不过你的伦敦口音还在。”


“会很怪吗?”Christina紧张地问。


“不不不,你开什么玩笑,你的口音好听极了。”Gen称赞道,“希望你不会因为现在生活在美国而渐渐没了这个口音。”


“放心吧,有我妈在她肯定不会允许这事发生。”Christina开玩笑道。


Shaw从洗手间回来看见她们笑得这么开心,也只是耸耸肩坐回椅子上,没问她们聊了什么。


“Shaw,我们去吃冰淇淋吧!平时我们去的那家。”Gen说完然后对着Christina说,“你肯定会喜欢的,那家的冰淇淋真的很好吃。”


接下来她们不止是吃了冰淇淋,还吃了其他的食物像是热狗啊棉花糖之类的,晚餐拖到很好才吃。Root不太高兴。


“被我姐知道我们喂小孩吃垃圾食物你我就完蛋了。”Root嘟囔道。


“不告诉她们不就行了。”Shaw漫不经心地说。


半夜,Gen和Christina偷偷溜进厨房偷了几块Shaw的巧克力。


Shaw还以为是Root偷吃的。


 



 


时光飞逝,两位小家伙已经开始念高中了。


两人的联系依旧没断,还是不时给对方发短信或视频聊天。只是聊天的内容有少许变化。


Christina发觉最近Gen和自己聊天的内容一直围绕着这个叫George Tilman的男生。


George喜欢的颜色、George今天在学校做了什么、George是橄榄球比赛什么时候开始、George今天好像看了我一眼、George…


George. Bloody. Tilman.


Gen的上半身呈现在Christina的电脑屏幕,看样子Gen是坐在床上,双腿伸直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


Christina则是坐在书桌,笔记本电脑放在靠左一些的位置好让桌面上有空间让她摆放她的作业。


Gen开始滔滔不绝的讲着George时,Christina开始写起了作业。


“你有在你我说吗?”Gen讲着George今天在橄榄球赛表现多么帅气时,发现Christina好像没在专心听。


其实Christina每个字都听了进去。


“你知道你说的我都有在听。”Christina沉住气,没看屏幕继续低头写着作业。


“你今天是怎么了?”Gen问道,口气带着一丝责备。


“你要我给你什么反应,Gen?”Christina放下笔抬头瞪着屏幕上的Gen。“这几个月你有时间和我聊天时说的都是这个George。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全校的女生都喜欢他。”Gen回嘴道,“你也可以和我说你在学校喜欢的人啊。”


“God, you’re such a stereotype.”Christina举手作投降装。“不是每个人都像青春电视剧那样在学校都会有喜欢的人。”


“你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生气。”Gen皱眉问。


“因为…”Christina支吾说。Gen双手抱胸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Christina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我今天只是太累了。我不该冲你发脾气的。”


Gen只是点了点头。


片刻静默后,Gen开口问,“那下星期你还来纽约吗?”


Christina抿着嘴,心里挣扎了一会儿才说,“不了,我得准备考试。下次吧。”


Gen没说什么,两人互相道别后,Christina合上了电脑,闭起眼往后靠到椅背上。


拿起放在桌面上今年生日Claudia送的iPod将耳机插上,点了随机播放。耳机传出Tegan and Sara 双人女子乐队团的《Boyfriend》。


Christina趴在桌面上、脸埋在双臂里大声叹息。


“Bloody hell…”


 



 


深夜,放在枕边的手机突然不停震动弄醒了熟睡的Chrisitina。


Christina迷迷糊糊地在黑暗中往枕边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摸到了手机。


屏幕刺眼的亮光让她不禁眯起了眼。


Christina伸手开了床柜的那盏等,手指在手机屏幕一滑接了这通视频聊天请求。


“Oh heyyyyyyy Christina!”Gen对着手机大声打招呼。


“What the bloody hell Gen! 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Christina仔细观察屏幕里的Gen站着的背景灯光忽暗忽亮,还传来音乐和人群说话的吵杂声,大概是在一个派对上。


“现在是几点啊?”Gen看起来醉了,不,Christina可以肯定对方是真的醉了。Gen对着隔壁的人大声问,“喂!谁可以告诉我现在几点啦?!”


“Damnit Gen.”Christina小声地诅咒着。


“毕业的感觉真好!”Gen再次对着手机里的Christina大喊。


“Gen. Gen.”Christina试着抓住Gen的注意力。“Genrika Zhirova!”


“Uh-oh,你说我的全名,证明你生气了。”


Christina搓揉了一下眉间,说,“Gen, 很晚了,而且你还喝醉。”Gen嚷嚷着说了句“没醉”,Christina继续说,“你给Shaw还是Root打电话让她们去接你。”


“她俩出任务了。”Gen无所谓地说着,“我自己可以回家。”


“Don’t be an idiot.”


“Nobody is here!”Gen的呐喊让Christina愣了一下。“You’re not here! ”


那晚,Christina拜托了站在Gen身边看起来比较清醒的女同学把Gen安全送回家。


 



 


Gen醒来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疼,宿醉的感觉的不好受。


透过帘子照射进来的阳光刺眼得让Gen拿起枕头放在脸上挡住阳光。


这时隐约听到了有人开锁的声音,大概是Shaw和Root出任务回来了。


这下好了,Shaw和Root肯定会开始念她,Gen想。


Gen一翻身坐了起来,用手指揉着太阳穴。


“看来还活着。”


不是Shaw也不是Root。


抬头一看,Christina双手抱胸依靠着卧室的门。Gen无法解读Christina的面部表情。


等等,她为何会在这?


“你怎么在这?”Gen问。


Christina叹了口气,说,“你昨晚记得多少?”


说真的,Gen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


看着对方一脸疑惑,Christina只是说,“去梳洗一下,早餐马上好。”说完便转身往厨房走去。


梳洗完毕,换了套干净的T恤和短裤,Gen走到厨房的早餐吧台面前坐下。


“把这个喝了。”Christina将一杯深绿色的饮料推给了她,转身回到灶台前盯着平底锅上的薄饼。


“这是什么啊?”Gen把杯子拿过来,嗤鼻看着眼前这恶心的饮料。


“喝下去就是了。”Christina头也不回命令着。


“Okay okay.”Gen一口气喝完,“这味道这是太恶心了。”


Christina把两盘煎饼摆在了早餐吧台上,然后从冰箱拿出柳橙汁倒了两杯,Gen也很自觉地去拿了刀叉。


两人就这样开始安静地用着早餐,Gen不时偷瞄着Christina。


“你昨晚大半夜在派对上给我打了通视频电话。”Christina打破宁静说道。


Gen艰难的咽下那口刚放进嘴巴的薄饼后紧张地问,“我说了些什么?”


Christina放下刀叉双眼凝视着Gen,表情柔和了一些。“姨妈她—我是说Root,还有Shaw,你有告诉她们关于你的高中毕业典礼吗?”


“有。”Gen不情愿地说着,“但她们有任务,一去就是几天。”


“在这之前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看你忙考试,不想打扰你。”Gen随便扯了个牵强的理由。“Harold和John有出席毕业典礼。”


“如果你当初告诉了我,我会过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然后和你去派对监督你不让你喝得烂醉。”


Gen忍不住嗤笑摇头。“你当天还有考试,你妈不会让你来的。”


“我想涉及到你的事情她们往往都不会说不同意。”


Gen无话可说,气氛再次尴尬地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昨晚(或今早)的记忆慢慢地浮现在脑海里。


Gen胆怯地看了Christina一眼,对方在喝着柳橙汁。


“很抱歉我冲你大喊了。”Gen歉意地说。


“下次再喝这么醉我就不理你了。”Christina放下杯子说。


“你不会的。”Gen调皮地说道,“因为你太爱我了。”


Christina现在望着Gen,今早一进门一脸严肃的她现在终于露出了微笑。


 



 


“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你要跑到大老远的纽约念大学。”Helena不高兴地说道。


Christina继续收拾着卧室,把要带去的都一一放进了箱子。


“她想去你就让她去吧。”Myka一边帮忙Christina折叠一些衣物,一边说着。


“你就不能选近一些的大学吗,Darling?”Helena不舍的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里南达科他的大学、丹佛的大学或是内布拉斯加州的大学?”


“申请了那么多所大学,纽约的发放的奖学金最高。”Christina说。


“我们又不是付不起。”


“妈…”


Helena举起双手投降,然后走向Myka那儿往后倒在床上,大声叹息。


“Gen目前也是在那所大学,Tracy和Shaw也还在纽约,至少这样一来Christina有个照应。”Myka说。


“这倒也是。”Helena同意道。她懒洋洋地侧着身,伸出双手环住了Myka的腰,把脸埋在对背部下方。


小时候的印象里Christina不觉得妈妈是个粘人并且爱撒娇的人,看来其实也只是没遇到可以撒娇的对象。


Christina知道自己肯定会很想家的。


 



 


Christina其实并不太喜欢这些人多的派对。


中小学时期她唯一去过的派对就只是几位好友的小型生日聚会以及高中毕业派对。说真的,要不是因为那次大概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些高中同学以及朋友,Christina是不会去这个全高中毕业生必定会出席,也就是会有很多人的毕业派对。


这次的大学迎新派对,Christina是被说服后才不太情愿的出席了。


“你得去社交一下啊。”Gen这样和她说的。“而且我到时也会去。”


礼堂挤满了人潮,出席者除了刚进入的新生,已经上大二甚至大三的学长姐也来凑热闹。


音响播放的现下的流行歌曲,音量大得让Christina能感觉到地板的轻微震动以及心脏因为震耳欲聋的音量而感到不适。


Christina躲在角落,手里拿着一罐可乐,安静地观察四周,同时也想趁机会溜回宿舍。


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么开始鱼贯走向礼堂中央跳起了舞,上方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射在礼堂中央的人群,忽蓝忽绿…几种颜色交叉照射着。


“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一位身穿黑色夹克的金发男子走近Christina。“新生吗?”


“是的。”Christina僵硬地回答。


“我是工程系的大二生。”


“英文系。”


“啊,喜欢写作?忘了提我的名字,我是Philip。”男子自顾自的继续说着,丝毫没察觉Christina并不想搭理他。“不知这位美丽女子的芳名是?”


“Christina!”


这时有人从Christina身后叫住了她。转身一看,一个熟悉的面孔进入眼帘,对方朝自己挥着手并朝着方向走了过来。


“找你好久了!”Gen一手搭在Christina的肩,一手拿过Christina的可乐喝了一口后才发现Philip。“Oh heyPhil。假期过得愉快吗?”


“还过得去。我听到Nolan在叫我。下次再聊。”Christina还没反应过来Philip已经掉头离去,消失在人群里。


“为何他看起好像很害怕你?”Christina歪着脑袋盯着Gen问。


“我之前请他吃了两拳。”Gen得意的说,“他背着我的好友Mandy和一个公关系的女生好上了,被我撞见。我给了他两拳,要他像Mandy道歉。Shaw教会我很多防身术。”


“不用你说我也大概猜到谁教你挥的拳。”Christina笑着说。


“Root托我把电击枪送给你,我放在车上忘了拿。一会儿送你回宿舍的时候再给你。”Gen拉起Christina的手。“现在是放松的时刻,我们去跳支舞吧!”


或许这些派对其实并没有那么差劲,Christina想。


 



 


升大二的时候,抵不住Gen还有妈妈和Myka的连环攻击,加上Root和Shaw也锲而不舍地试图说服,Christina最终搬出宿舍住进Gen在大学附近的小公寓。


“公寓是当初Harold给我找的。”Gen说。


还有两星期新的学期就要开始,Christina百般无聊地躺床上,手上的书依旧停在翻到的那一页,一个字都没读进去。


“我们来一趟公路旅行吧!”Gen突然打开Christina的卧室,大声宣布道。


Christina放下书本,坐起身。“怎么突然想到要去公路旅行?而且快开学了。”


“放心啦,我们只是去缅州,来回不需要用到两星期这么长。”


“去缅州看什么?”


“就这样开车一直沿路往缅因州开去,看看风景。”Gen走进卧室坐到Christina床上。“我听说阿卡迪亚国家公园这个时候特别美。”


“我们要开什么车去?”


乘坐这辆改良过的面包车不是第一个Christina所想到的交通工具。


Christina根本不知道Gen什么时候买下这辆面包车,加上改良;把后座拿掉,装上了架子和柜子、一个迷你型的灶台还有小的洗碗槽,一些杯子、刀叉以及做饭要用到的工具,小号的双人床放在车的尾端,枕头棉被使得整个面包车看起来很暖和,很舒适。


她们决定一早就出发直接到阿卡迪亚国家公园以及巴尔港待上两三天,回程的时候才分别在波特兰和波士顿个别过上一晚。


现在是淡季,缅因州的游客人数比较少,这样可以玩得尽兴一点。


阿卡迪亚国家公园实在美得让人窒息。


沿路上都能看见延绵不断的树林,湖水非常清澈,沿海吹来的海风让人放松了许多。


Gen现在虽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监听别人的小间谍,她还是很喜欢拍照。她带着Harold两三年前送她的相机,拍了很多美丽风景照。


其实Gen最喜欢的摄影对象是Christina,Christina也并不介意Gen拍她。


这次她拍了很多Christina的照片;面对镜头的、背对镜头的、在吃东西的Christina、窝在后座床上补眠的Christina、站在岩石旁吹着海风的Christina、在湖边嬉水的Christina…


Christina也暗地里拍了不少Gen的照片。


夜晚,她们把车子停在沿海地区,开了后座橘黄色的小灯泡。


打开了后车厢,在打开了车顶盖,坐在后座的床上欣赏的那片平静的海。


“这里的星星好多!”Christina抬头望着头顶上的一片星空。


Gen这时候按下了快门键。


“让我看看你拍了什么。”Christina伸手就去拿对方的相机。


Gen敏捷地转身挡住了Christina。“不要啦。”


“我看看都不行吗?”Christina依旧不放弃继续伸手抢相机。


“好啦好啦!我们一起看。”Gen投降。


两人挨着肩膀坐靠在床上,被子盖到腰部位置。Gen让Christina自己拿着相机开始浏览那些照片。


“公路旅行就得坐面包车。”Gen拍了几张面包车的照片。Christina摇头笑了笑。“Stereotype much?”


“嘿,这种刻板印象并没有什么不好啊!”


Christina只是“嗯”了一声。


“这种老套的旅行方式挺有趣的啊!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我看得出你很享受,Christina Wells。”Gen戏谑道。


“你怎么拍我睡觉的蠢样。”Christina嘟嘴抱怨道。


“一点都蠢。”下一句Gen小声地说,“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Christina视线从相机的小屏幕移开,扭头看着Gen。Christina知道自己的脸在发热,Gen抬起了头与对方四目相对,额头几乎要和对方靠在了一起。


两人都知道她们之间的感情早在几年前已经产生了一些微妙的转变,只是没人点破而已。


“这发生得真是太老套了。”Christina翻白眼微笑说。


“唔,你是说两位好友日久生情这梗,还是两人结伴公路旅行然后堕入爱河这梗?”Gen调皮地问道。


“都是。”Christina又忍不住朝对方翻了个白眼,嘴角依旧上扬着。


“唔…”Gen装作思考,“那么我能不能以那个情侣之前最老套表达爱意的方式—吻你?”


“你这些调情肯定是和Root学的。”Christina笑道。


“嗯哼,我从旁观察学到了很多。”


“而且和Root一样话多。”


“喂—”


Christina向前倾贴上了对方的嘴唇。Gen伸手托住对方的后脑,轻轻地回吻着。


星空下第一次吻上自己喜欢已久的人,Christina觉得其实这老套情节其实还不赖。


 



 


旅行结束,两人先回自己的公寓再到Root和Shaw那儿,Myka和Helena说好开学之前要到纽约看看Christina。


六人一起享用晚餐,聊上了一整夜。


“我们先睡了,困。”Gen和Christina向长辈道晚安后便走入Gen以前的卧室。


门一关上,Bering姐妹各自伸出了右手,她们的另一半不情愿地各自拿出了一张五十钞票放在老婆的手掌上。


“都说了这两个家伙旅行回来后肯定成。”Root得意的说。


“都多少年了你们竟然打赌圣诞节她们才会在一起?”Myka笑道。


永远不要和Bering打赌。这是Helena和Shaw得到的教训。


 


-完-


...


港真我都不知道要怎样打什么Tag 233333

评论(2)

热度(11)

  1. The FifthJo-仔仔 转载了此文字
    仓库CP 和肖根 还有gen小龙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