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短篇-完结]Therapy

S君:

掘坑兽S君回来啦!Did you miss me? 在Toronto吃土+挨冻的一年开始了 好吧虽然现在还挺热的 但吃土是真的了,新搬的公寓在Bay Street附近,房租要上天...


Anyway,PTSD警官锤x图灵根(这次是真的傻白甜图灵根,不是Stalker里的那种233)


这几天不是特别在状态,断断续续写的这篇,渣剧情,希望大家不要嫌弃QAQ


内容涉及:unwilling sex(Turing视角)


来吧一起斯德哥尔摩情人


P.S.题记用了brightly大大的话,表白偶像


—————————


“what does kissing feel like for you?" she asks when you finally break for air.


swimming." you tell her. wet and slow and an all-over kind of tingling. "what's it like for you?"


she laughs a little recklessly, “drowning.”


                                                                                                        — brightly_brightly


the thing about root




每个人都需要被爱,被满足,被在乎,你也一样,你需要那些感觉,非常需要。不得不承认的是,你也需要她,然而她只索取;只从你身上索取那些爱与满足,以一种她并不在乎的方式。


你疲惫又失神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她麻利地穿上棕色的西装裤,沉重的皮带哗啦啦地响,白色背心下的抓痕若隐若现,还有几个明显的血点。


你重重地叹息一声,泪痕在脸上留下不舒服的痕迹,你吸了下鼻子,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她转过头,扬起一边的眉毛,面无表情地看看你,继续系着衬衣的扣子。


“一定要现在走吗?”你把自己的外套盖在身上。


“两个小时后凶案组要开会。”她梳理着被你抓乱的头发,视线从你脸上移开,“不过我会帮你买晚饭。”


你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短小的“唔”,松开了抓着她衬衣的手。她还是不明白,或者假装不明白,你的职业病让你本能地开始分析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你认为是前者……但这也许只是自我安慰。总之她还是像每一次一样,不在乎你的感受,虽然她自己也从不尝试去感受任何事情。


她穿戴好衣物,把警徽固定在腰带上。你歪过头,把脸冲着沙发靠背,呆滞地盯着灰色的布料。她站在旁边看了你几秒,你明显地感觉到她几次欲言又止。


“Turing...”她最终慢吞吞地念出你的名字,像是在咀嚼着那两个音节,像是她可以品尝到每一个字母的味道。




你职业生涯中的导师Harold Finch把一位病人转给了你。她叫Sameen Shaw,NYPD凶案组成员,退伍军人。在海军陆战队的五年几乎毁了她,她落下了严重的PTSD,很多上过战场的军人都会这样,但她似乎是个例外。Finch在把她的病例给你的时候,甚至没跟你解释清楚Sameen Shaw的病情诱因到底是什么。这很不像Finch的作风,更何况他之前曾经有位病人,情况和Shaw相似,在Finch的帮助下他已经开始新生活了。而对于Shaw,他似乎束手无策。


“如果病人不对医生敞开心扉,他们的病情就永远不会有好转。出于某些原因,Ms.Shaw显然并不信任我,”Finch尴尬地推了推眼镜,“她需要更有亲和力的医生,比如你,Ms.Turing.” 


亲和力。你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所谓的亲和力,但你身边的人都这么认为,也许是因为外貌的缘故。你的病人们说你能让他们觉得放松,甚至是安心。


见到Shaw的那天你也没有多准备什么,或者刻意表现什么,你打算像对待每一个病人一样对待她。


她给你的感觉和照片上不太一样,可以说是判若两人。她眼窝深陷,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习惯性微微嘟起的嘴唇使她显得比照片上更严肃。


“Morning.”她的声音低沉沙哑,不知为何,你颤抖了一下。


“Good morning, Ms.Shaw,我……”


“别这么叫我,听起来跟Harold似的。”她的右眼角跳动了一下,手指按了按耳根。


“你希望我怎么样称呼你?”


她直截了当地回答:“Sameen.”


一般情况下,做执法工作的人都会很注意安全距离,他们不喜欢和其他任何人在肢体上过于接近,但Shaw似乎不是这样。她坐在你对面的沙发上,你们之间隔着一个可推动的玻璃茶几,上面摆着饮料和果盘。Shaw安静地吃着水果,但你能看出来她总想把茶几推到一边,或者说把挡在你们之间的任何障碍物都清理掉。这对于你来说不是个好兆头,病人想和医生有更近的接触,hum,你需要控制好自己的comfort zone.


“你为什么要选择看心理医生呢,Sameen?”


她像是忽然回过神一样愣了一下,手指摩挲着下巴的轮廓。


她没有回答。


那天她离开的时候,你无意中碰到了她的手,她深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悸动。她转过身,一只手搭在了门框上,她动作是那么快,以至于你没来得及退开。你们的鼻尖差点撞到一起。


她略微抬起头,专注地盯着你嘴唇的位置,然后又落到了锁骨,你能感觉到她在嗅你身上的气味。


“Sameen,我认为我们之间最好有一些……安全距离。”




你用了三次治疗大概了解了Shaw的情况。你认为她的PTSD不单单是她的军旅生活造成的,更是她长久以来的孤独和自发的压抑积累导致的。十岁失去父亲,母亲改嫁之后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了新生活,她考入了医学院,但被医院辞退。在海军陆战队她遇到了唯一一个可以算是朋友的人,但他在一次任务中殉职。除了PTSD之外,你通过她的文行方式分析出她还有SPD,这也就是她一直异常冷漠且独来独往的原因。


你在她混血儿特有的五官中很少看到表情变化,就好像她真的不在乎任何事情。你看不出她的悲伤,不安,快乐或者其他感情色彩,她让你联想到宇宙,漆黑,深邃,却空洞。


后来你把她的疗程安排到每周六上午,那是你认为自己状态最好的时间段。Shaw似乎有在周五晚上去喝酒的习惯,因为她第二天来见你的时候经常带着黑眼圈,严重的时候还会有酒气,整个人都跟魂儿不在这儿似的。她的刑警工作很危险,有几次她的脸上和手臂上带着未愈合的伤口,她会满不在乎地告诉你那些伤是怎么来的。


她迟到过一次,显然由于喝的太多睡过头。你扶着她坐在沙发上,告诉她不要再酗酒,她缓慢而肯定地点点头。


你给她接了杯温水,她却像用不好餐具的小孩子一样把半杯水都洒在了裤子上,喝剩下的那半杯时水滴顺着下巴一路溜到脖子上,最终滑进了衣领,在蓝色衬衫上留下一小片湿迹。


你难以想象这种状态下她是怎么从公寓找到你的办公室来的。


“天鹅……”她恍然大悟般地突然说出一个单词。


“嗯?”你在她把玻璃杯打碎之前眼疾手快地从她手里把杯子接过来,并且第一次坐到了她旁边,而不是对面。


“Harold像白鹭,你像只天鹅。”Shaw的身子忽然前倾,几乎靠在了你肩上,一股酒气扑面而来,但并不令人讨厌。


你被她这副狼狈但认真的样子逗笑了,然而她补充的半句话让你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优雅,但脆弱……”她的手忽然捧住你的脸颊,“让人有一种……破坏欲……”


你推开她,像个受惊的小动物的似的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Shaw顺势斜躺在了沙发上,你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微妙,但不是那种单纯的尴尬。Shaw翻了个身,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走到你面前。她的眼睛看上去湿漉漉的,像是噙着泪。


May I ?”她试探性地把你耳边的头发放到耳后,抚摸着你的颚骨。


你抓住她的手腕,手指碰到了她小臂内侧的纹身:“Sameen, I don’t think it’s a good idea to…”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polite. ”她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阴郁起来,“Now don’t you resist me.




湿热,黏腻,你能感受到她骨节的进()出和指甲边缘带来的刮痛。目光失焦,你的一只手勾住她的脖子,茫然地望着天花板,而她掰过你的下巴,强迫你注视着,让你的瞳孔重新聚焦在她的面孔上。


汗水从她的额头滑过发鬓,滴落在你已经大汗淋漓的身子上。你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却在她激烈的进攻下不住地从口中发出闷哼和气音,你剧烈地喘息着,和她带着酒气的呼吸混合在一起。你想起了你上一次和别人做()爱,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几乎回忆不起来他给你带来的感觉了。当然,不只是因为时间久远,更是因为shaw给你的感官刺激过于强烈,过于真实。


你能感受到她在索取。她望进你眼眸的方式像是在确认,在肯定,在仔细体会她在其他时刻察觉不到的feelings. 你暗自嘲笑自己在这种时候还在分析她的病情,但你忽然意识到自己想更多地了解她。


在她把你按倒在沙发上,撕开你的衣服之前,你是有十几秒钟推开她,然后按下你办公桌下面的报()警按钮的,但你只是站在原地,接受着她攻城掠池的吻,任由她蟒蛇一样先迷惑你,然后在你失神的时间里攀上你的身体,在你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已然被她紧紧束缚。


她是个长时间未进食的捕食者,而你是她注视已久的猎物。


“Sameen...”你叫着她的名字,换来的却只是她更过分的侵()犯。她喜欢你叫她的名字,她太喜欢了,以至于她反复刺激你的敏()感点只是为了听你用颤抖的声音忘我地一遍遍叫她的名字。


Sameen.


也许这让她感觉到自己也是被需要,被接受的。


她低下头,给了你一个近乎野蛮的吻。天旋地转之中你感觉自己跌进深渊。


你不得不把她的治疗时间改到周六晚上,因为你们的每一次见面都会以一场粗暴的性()爱告终,你可不希望下一个进来的病人闻到屋子里的气味或者看到沙发或桌子上的痕迹。你们之间有了一种inappropriate relationship,这有悖于你的职业,但你停不下来,她也是。你可以带给她她想要的认可,而她从某些角度来说弥补了你长久以来的感情缺失,即便她对你从来不动用感情。


Shaw是个无情的one night stand对象。她从留下来过夜,从不温存,甚至不会有任何言语上的关心,你告诉自己这是因为她的SPD. 


“I don’t make love, I fuck.”她这样告诉你。


你们在真正谈话或进行治疗的时候都刻意避开了任何关于性和感情的话题,但你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或者说是不甘。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anyone?”你把笔记合起来,放到茶几上。


“I don’t know. I cannot tell you that when I don’t feel anything towards anyone.” 她痞气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的笑,“Including you.”




这期间Finch和你通过几次电话,你几乎都是塘塞了过去。Shaw不再是他的病人了,她是你的病人。你不想把过多关于她的事情告诉别人,哪怕Finch也不行,你说服自己这是为了遵守保密协议。当然,你也更不会向他坦白你们一直在上床。


Finch也不是那种会多想的人,他只表示他很高兴Shaw终于可以对人敞开心扉了。


电话这边的你怔住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挫败感包裹着你。


Shaw并没有全心全意的把自己展现给你,暴露给你。She is just using you, and you’re using her, as a kind of frigging tool.


你苦笑着告诉Finch,Shaw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而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只是在名为Sameen Shaw的沼泽里越陷越深。


你对于她带给你的感觉无法释怀。你喜欢她在你身上留下宣告主权的痕迹,即便你第二天可能要用很多遮瑕霜去掩盖;你不介意她在你大腿和腰腹上弄出淤青,即使那真的很痛;你也时不时想起她的手指或舌头在你体内的舒适,她的舌苔摩擦着你最柔软的部位,那过程是如此醉人,你知道你永远不会对第二个人那么有感觉。


有时候你们会一起解决生理需求,你带她回到你的公寓,你们会在床上纠缠在一起,最后根本分别不出谁的手放在谁的背上,又或者谁的膝头顶进谁的两腿之间。彼此的呼吸和气喘在耳畔此起彼伏,将你所有的理智燃烧殆尽。


你们在办公室见面,你会认真地给她做一些心理功课,偶尔会一起喝一杯,但最后的结果总是一样的,一周一次。你是个做事井井有条又注重patterns的人,这样规律的进行这种你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的relationship很像你的风格,Caroline Turing的风格。


纽约最近的治安估计不是很好,Shaw从每周的造访变为了两周。这次她更是一下消失了三个多星期,你不想承认,但,你开始担心她了。


那个周六你一如既往的接待病人,可你心不在焉,因为你知道原本该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人不会踏进你的办公室。你倔强地等了很久,直到最后你不得不离开去搭最后一班地铁。


然而你在家门口见到了Shaw. 她靠着外门,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蜷缩在地上,闭着眼睛眉头紧锁。


“Sameen?”你走进了几步,却发现她的腹部在流血,殷红了条纹衬衫。


你的第一反应是掏出手机叫救护车,但她缓缓地开口告诉你,只是被匕首划伤了而已,稍微包扎一下就好。你坚持送她去医院,她因为疼痛有些虚弱地伸手拉住你的裙子,抬起眼睛恳求地看着你。


“Turing, please.”


你没能拒绝她,就像你从一开始就无法抗拒她一样。




你拿出家里的医疗箱,她自己熟练地包扎起来,像往常一样没有说多余的话,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就好像她根本不需要你似的。你坐在她旁边,试图让自己变的useful一些,但她丝毫没有让你插手的意思。


于是你用热水把毛巾浸湿,解开她的衣服帮她擦拭着身子。她有点别扭地躲了几下,最后还是顺从地安静下来任由你动作。她避开你的目光,僵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胸口随着呼吸缓慢地起伏。在你完成了清洁工作之后,她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你费力地把她架起来,让她躺在你的床上。她哼唧着翻了个身,微微向内蜷缩着侧躺在你旁边。


你从没讲过如此疲惫又疏于防范的Shaw. 她在最脆弱的时候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暴露给你,展现给你,一个普普通通因公负伤了的警官,没有去医院接受治疗反而选择了去自己的心理医生,或者说自己的friend with benefits.


“Turing…”她喃呢道。


你惊讶地俯下身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Turing…”她的眉毛抽动着,手指紧扣着床单。


千真万确,那是你的名字。你梳理着她的头发,手指描绘着她五官的轮廓。你知道自己的嘴角正在控制不住地上扬。


“I’m here, Sameen.”你趴在她耳边告诉她。


你是被她猛然起身的动作唤醒的,你的胳膊还放在她胯骨上。


“We slept together?”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还有点睡眼朦胧的眼睛。


你点点头,她眼中的神色让你感到一阵失落。这不是她想要的,但这是你需要的。


“I shouldn’t stay.”她使劲摇了摇头,“Thanks,Turing,but you know this shouldn’t happen…”


“Why?”你坐起身子,把无奈和失望都转化为语气中的愤怒。


Shaw扬起眉毛,不明所以地看着你。“Why do you always need a reason?”


"You came to MY place, leaned on MY door. And when you were in MY bed, you mumbled MY name.”你抓住她的衣领把她拉向自己,手臂不住地发抖,“Cuz you know that I can bring you the safety you need. Somewhere down in your sociopathic  heart, you can feel that sense of belonging which I provide you. Now don’t you resist me.


你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想说些什么,你正真需要表达的话比这要简练的多。


I want you to stay here, with me.


然而你知道她是不可能答应的。她是Sameen Shaw,她不碰感情。


"Yeah. Maybe you're right. “她疑惑的表情渐渐释然起来,几乎让你觉得不真实,”You make me feel safe.”


你等这句话太久了,也许从你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一天起你就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她也是,但那时的你们都好迟钝。


你吻了她,你们的下巴撞在一起,但那是你们之间最温柔的一个吻。没有惹火的挑逗,没有其他的肢体接触,就只是安静地吻着对方,呼吸着彼此身上的味道。


“我不再是你的心理医生了,Sameen.”你搂住她的脖子,把脸埋在她肩上。


“你也要把我转给别的医生了吗?就像Harold那样?”她的身子颤抖着,两手环住你的腰肢。


“不……”你淡淡地说,“我会治愈你,以其他的方式。”




_________________


没错这只是个平淡的故事,lo主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也许是最近有有感而发


对了如果你们想看什么kinky play的话也请留言,gamblers大坑欢迎大家的炖肉点子~

评论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