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源[肖]氏物语 7

女王吃醋了后果很严重

Emo苏:

我知道你们忘记我上一章更新什么了,去捋一捋吧宝宝心好累。


啊啊啊啊啊啊啊更新更新更新!


麻烦脑补Zeta顶着一张fred的脸,不成熟的root的性格答应我不要讨厌她好吗?


————————好累分割线————————


Root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穿好睡裙下楼时楼下的Shaw正好将温好的牛奶放在桌上。


因为监护人的生活自理能力经常主动性丧失,Shaw对于这种情况已经熟悉起来,特别是自从俩年前的逃亡开始,照顾了受伤的Root长达半年的时间,结果她们都不小心养成了这样不好的习惯认知——监护人偶尔被照顾是理所当然的。


Root端起热牛奶靠在桌边抿了一口,白嫩的手指捻起面包片一边咬一边看着Shaw将冰箱里塞进刚刚买回来的食物和必需品牛排。


黑色工装背心露出漂亮有型的背肌,她手臂牵动的肌肉弧度比记忆里又紧致了些许,马尾也长了不少,高高束在脑后,偶尔侧脸露出来的轮廓比小时候锐利多了,不知不觉她都长大了。


真是怀念那个穿着恐龙睡衣一句话也不爱说的只有她腿长的小鬼,长大变漂亮了气势也变锋利了,哪有小时候可爱。真不知道该不该庆祝她成功的养成了一个小孩。
偷偷瞥一眼Shaw脚上萌哒哒的恐龙凉拖Root这位陷入母亲惆怅的监护人心底莫名好受了点。


“门锁我已经换好了,钥匙在桌上。”Shaw合上冰箱门低头看了一眼口袋里的手机,一边和Root说话一边拿起工具箱和一截水管往楼上去。


不明白她这些年到底学会了多少技能,Root坐在桌边一边打开今天的报纸一边优雅走心的咬着面包片,显然意外的认清楚了一个现实,这个收养回来差点被自己饿死掉的孩子烤面包手艺比她这个监护人要好了。



当Root吃完早餐,打开楼下客厅里的笔记本敲了一会儿后,Shaw从楼上下来了。她将工具箱再次放进储物间,换下的旧水管拿了出去,Root手指不停眼神瞟飞隔着玻璃看见抱着大包小包垃圾和旧水管的Shaw,把它们丢进街上的垃圾桶。


小肚鸡肠的性格很奇妙啊,她慢悠悠的想,眼睛落回笔记本屏幕上,慢慢浏览着Shaw学校的电子学生档案,找到一个棕发漂亮女孩的档案,点开来,照片上赫然是Zeta的脸。(和谁学的!?)



Shaw看了一眼抱着笔记本窝在沙发上的女人,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拧眉说道:“水管破了,Alex只用了防水胶缠了几圈,每一次只能顶半个月的样子。”她一边换鞋一边轻轻用不带感情的声音补充道,“我换好了新的下次不要让他一次又一次来修了。”
认真看着屏幕的女人抬抬眼看她换上了鞋要出门的样子,慢悠悠开口:“今天星期五。”


要出门的Shaw身体一顿,侧脸看了看沙发上的女人,她似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扬着眉,修长的小腿一翘一翘搭在沙发边,“早点回来。”


Shaw把手插回口袋,低头应了一声,脸上没有表情匆匆出门,门轻轻合上的瞬间,沙发上Root手里的半块烤面包被丢回盘子里,棕色的眸懒懒浏览完屏幕上女孩的资料,简单总结一下,漂亮,聪明,活泼,运筹帷幄,几乎是这个年纪孩子们的梦中情人。


监护人纤白的指节压在唇瓣上,另一只手打开新到的邮件顺便退出学校的网络,端起剩下的半杯牛奶晃了晃,放弃那点小八卦开始严肃起来。


邮件的发件人是Shaw熟悉却打死不可能猜中的人——Finch!




Shaw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左右了,她绕过俩个街道掏出手机,站在Zeta入住的旅馆门前给她打电话,响了俩声Zeta的声音就传过来了:“这可有点迟了。”


她抬头,二楼窗户那儿Zeta靠在窗帘边似笑非笑和她打招呼,Shaw提一提背包肩带,高个儿卷发的Alex一身工装走了出来,他十分热情的和Shaw打着招呼,提着工具箱迈上摩托车:“听你妈妈说我昨天前脚刚走你就回来了,半个月没见了,要一起去老Bob的酒吧吗?”说着他眨眨左眼做一个OK的手势,“我发誓,我不会和你妈妈告密。”


Shaw眉心皱了皱,指指他工具箱:“你要出门?”Alex龇牙笑笑,“yep,林场那边有活儿,对了,我今天约到你妈妈了~”似乎觉得连自己也不可思议他挠挠鼻尖做了一个夸张的胜利庆祝姿势,“你看,我打赌我会约到她。”


Alex指指楼上的Zeta,笑得有些调侃,对Shaw挤眉弄眼道:“我真想知道你妈妈这个年纪是不是就长这样~nice job。”


他显然很清楚她们之间的关系,Shaw手插口袋被视线拉回去,“No。”


准备要去工作的Alex显然被这个否定回答得有些懵,他一脚踩在踏板上一脚撑着地,又回头看了看从楼上下来推开玻璃门的漂亮女孩,Shaw并没有看着他,唇瓣几乎没有动,神情奇怪低声道:“有一些,不一样。”


怪异这个词用在Dani身上才是正常,Alex耸耸肩发动车子开走,他今天需要尽快结束工作然后回来打扮一下,也许前段时间从俄亥俄州表哥那寄来的领带会很适合今天晚上这么正式的场合。


Zeta眺望一眼飞驰的摩托车,长腿一迈就和Shaw肩并肩站在一起:“他有点蠢,但是看起来人不错。”说完顿了一下刻意压了压嗓音,“应该很招女孩喜欢,不是吗?”


Shaw可听不出来这里面藏着掖着的东西,她只是对Zeta眼角弯起的弧度不可思议,当她有什么阴谋的时候通常都是这个表情,这点和她养母太相像了。


“他还没有女朋友。”Shaw感觉肩上一沉,Zeta白嫩的手臂就环了上来,她名义上的女朋友一脸调皮笑容的伸手捏住她脸颊,


“真是让人难过你连吃醋都不会……”



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醋的?Shaw眉峰怪异的拧起,比起讨论Alex是否单身问题,她更乐意去想Root是否真的答应了Alex的邀约。


显然她似乎真的忽视了高大帅气的Alex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原因了,当然是她养母,这个镇子上奇怪的存在,化名May的美丽单身母亲。


“嘿,你在走神!”Zeta打断她的思绪,拉起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我会以为在我身边的人不是那个我在解剖室认识的认真严谨的小孩子!”


Shaw被拖着走着,有些疑惑:“wait,那个方向是我家的方向。”


Zeta会跟着一起来的原因Shaw觉得并不可能是因为她们之间的事,Zeta告诉她她需要来这里采集植物样本,而是她知道Zeta有一门课业是关于收集植物这些奇怪的东西的,虽然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植物值得Zeta跑到她住的镇子上面来收集,但是她现在的表现确实让Shaw迷惑了。


“就是这个方向没错。”Zeta侧脸,发丝飞在脸颊上,甜美的笑容逆着光显得莫名梦幻,Shaw胸口怪异的感觉突然萌动一下,她迅速回神低头盯着自己胸口,仿佛哪里藏着一只兔子她以前从来没有发现。






她和Zeta,或者说Zeta和她,大概就是这样的阳光下遇见的。


学校最美好的公主,拥有全优成绩和完美外貌,还多才多艺的学姐,每天等在宿舍楼下的小秋千上,带着小点心和看上去完全无害的表情等待她的“巧遇”。


“你想从我这拿到什么?”她在最开始的一个星期是拒绝的(当然是指拒绝说话不会拒绝无辜的食物何况它们看起来尝起来都是一级棒。)但是当点心偶尔升级成热腾腾的牛排的一个星期之后,Shaw觉得事情严重了。



扯上牛排的事都不是小事。




“你帮了我一个忙,只是你不知道,但是我确实需要。”Zeta穿着学生会主席的制服坐在秋千上,阳光撒在她垂在肩膀上的棕色长卷发,一排睫毛清娆的敛去那双有些熟悉的棕眸里清晰的算计和得逞。但是她长得极美,Shaw被那张看上去百分百无辜的脸迷惑了,这真是太可悲了。


“你愿意再帮我一个忙吗?” 


Shaw看了看手心里塞进来的三明治包装袋,撅撅嘴巴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要不是太过分。



“我需要一个保镖……body~guard~!” 


她需要大约三十秒去剖析猜测这句话后面咬出的暧昧意思,但是Zeta只给了她三秒,“作为交换你会得到庇护,话剧社团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而且会有免费牛排供应哦……”           


“你知道我可只相信转校生了……”Shaw抬眼看见那双狡黠灵动的棕眸眨着露出柔软的可怜模样,咬到舌尖拒绝的话又像滚烫的开水一样被吞回喉咙,她只是来不及晃神从这位尊贵的学生会主席诡异熟悉的神情里找到想要的东西,就发现对方又弯出不深不浅的笑意,“我,需要,你。”



即使她后来知道这位尊贵又聪慧的主席正是话剧社挂名社长,话剧社对她这个面瘫穷追不舍的邀请和她也完全脱不了关系,但是无论如何,不管Zeta用了什么手段,她都成功了。当然Shaw本人也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活,只需要在没有课的时候偶尔负责接Zeta从办公室到她回家的路口,再偶尔陪她去一些活动开个会,就可以每天享受到她家厨师完美的厨艺…



                          
Shaw觉得她们俩的关系最多止步在这儿,但是Zeta的手段绝不仅此而已,所以在她自以为Zeta大概算自己一个牛排雇主时,全校关于新转校生和美丽的主席大人之间的八卦恋爱故事已经快要被辩成歌谣每天课间传唱了。


傻逼的学校是Shaw觉得她一辈子都没办法逃开的东西,她试图反抗,但是当Zeta在她揍了第三个人之后找到她了,她当着广场上那么多人的面,给了她一个吻。




“我想流言蜚语要最快止住的方法无非就是给好事者他们想要的答案,碰巧这个答案我也很想要。”Shaw在那双狡黠的棕眸里看见脸部表情微微崩坏的自己,然后Zeta唇瓣的微笑迷离的上扬,“你需要一个能带来安宁的女朋友。”


那天的阳光有些刺眼,Zeta脸侧的发梢透过光线泛着亮眼的橘黄色,模糊了她的轮廓,那双细长的眉眼里几分得逞的意味,像极了Shaw记忆里的另一个女人。


鬼使神差,她绷着脸忘记了拒绝。










Zeta确实是一个好女友,但是Shaw,不知道怎么的,她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个称呼,即使全校师生都认同了,即使她也会答应Zeta去做一些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情,但是奇怪的是,Shaw确实从来没有主动说出或者是赞同这些认知,奇怪又微妙。


所以当Zeta拉着她往她和Root的房子方向走去的时候,Shaw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丝丝冒犯和紧张,这来源于Zeta握住她右手的手,和愈加靠近房子时距离的缩短。


于是Shaw抽回了手,定定看着她。


“你想要做什么。”



她开口的声音奇怪的压低,就像是要偷偷摸摸质疑什么一样,Zeta捋一捋额间不听话的发丝站定身体,眺望街道尽头的景色。


“我只是路过~你紧张什么?”她说话的口气一如既往让Shaw无法反驳,Zeta摇摇头从热裤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样张来,递到Shaw眼皮底下,“这个,认识吗?我要找的就是这个。”


Shaw看了一眼屏幕上那株奇怪的粉白色植物将唇边的话又吞回去,眼角瞥了一眼她住的房子的方向,脚下方向一改:“我带你走这边,林场边上见过。”


落后半步的Zeta眉心细纹微皱,然后又迅速掩下她对Shaw行为的不满,长腿一迈手臂缠上Shaw插口袋的手臂,“你得陪我找完所有的东西。”


“你必须这么做!”





Shaw是陪着Zeta在林场边呆了一下午,直到她能看见Alex的摩托车都离开林场守夜人的屋子,天色已经渐晚,她想起和Root的约定。星期五的夜晚没有什么好特别,只不过这个星期五不一样,严格的来说这个星期五是Root收养她的十周年纪念日,也是她当她养母的十年庆典(她觉得Root应该庆贺一下自己没有被养死)。



虽然整个事情和她的生日一点关系都没有(Shaw很抗拒Root认定这一天就是她的生日,这搞得好像她就是她的母亲一样,事实是Root和她一定血缘关系有没有)但是Root出奇的清清楚楚每一年都能记住这一天,她必须要Shaw(如果她在身边的话)和她一起过。



连Shaw自己都不愿意记住的日子,有时候她甚至希望Root能忘记它。要追溯起来大概就是从她们隐姓埋名逃亡开始一向不负责任的女人就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日子了,过去的四年只有一年前在俄亥俄州边境的时候Root将她丢在旅馆风尘仆仆一个星期后赶回来才错过了那个日子,当然她还是在日后做了弥补,而且那天晚上她给她打了一通诚意满满都是母爱的电话,除去电话那头吵杂的日文交谈声。


“我们要走了。”Shaw试图提醒靠在她肩膀假寐的Zeta,东西早就找到了只是Zeta一直不愿意走动,拉着她在草地上靠着。Shaw抬头看了看暗沉的天空,“天要凉了我得送你回去。”


她胳膊上Zeta扯住的力道变大,显然Zeta不愿意走。


Shaw回头望着Alex走掉的方向,眼底的黑色带上一丝急迫,她翻来Zeta的背包背在身上试图提醒Zeta是时间走了,“你要着急回去干什么?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吃晚餐,要不,你带我回去?”


她似乎没听见Zeta轻笑的要求,吃晚餐,她起身捏住Zeta手腕将她扶起,娇气的主席完全暴露她平日里不可能表现出来的调皮,她贴着这个平时冷面冷语的小女友,毫不介意自己一副依恋的样子。


但是纵使是夜色她也能看见Shaw脸上少有的着急,这可是破天荒,这张面瘫脸上不易观察出来的急迫让Zeta细心的发觉,她松开缠在Shaw肩膀上的手臂,只留下右手,尾指缠上Shaw的左手尾指,轻轻勾起来,便顺从的加快步子。



但是Shaw几乎没有发现这个细节,她绷紧的脸部肌肉没有办法告诉Zeta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关于她那个应该忘记庆祝这个星期五但是绝不是今天的养母身上。Alex已经走掉大概两个小时的样子了,她并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带走了Root,虽然Shaw并不觉得他真的约走了她,但是对于今天晚上Shaw刻意或者是无意的爽约,也许她养母会临时改变主意呢?


她只是,想试一下,Root到底多执着这个星期五而已……但是她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手毫无滞顿的从Zeta尾指上抽回,Shaw开始寻找手机,完全忘记Zeta的陪同打了家里的电话。Shaw试图理清楚这股焦虑,当她愈加明显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纵容Zeta呆了这么久才回家只是可能因为Alex和星期五之约的冲突中Root的位置时,她的焦虑变成了一股奇怪的怒火,找不到源头和发泄对象。或者她只是没办法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愤怒表现出成熟的控制力。


这种愤怒Shaw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这种程度,这种来源的愤怒,Shaw捏紧的手机里只剩下未接通的嘟嘟声,眉心拧起深深的细纹,如果她这时候应该做什么,恐怕只剩下Root的手机了。




至少Root的手机是接通了的。



“hey,Sweetie,你想我了?”忽视这有些诱惑气息的声音,Shaw脸上的肌肉得到一点点放松。


她可能还没有想好要如何答话,顿了一下迟疑道:“我在回家的路上。”


也许熟悉Shaw习性的人能听出来,这句没什么感情的话多多少少带着她低头的意味。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莫名的退让气息,但是显然,她从小到大的倔强从来没有为她从Root那争取到任何她想要的东西,这次也不例外。


“哦,sorry,我认为你可能需要你可爱的小女朋友的陪伴,所以我,有了些其他的安排。”


指尖突然捏紧,Shaw停下脚步,侧脸听着对方不深不浅的呼吸声,和那句歉意未达心头的话语,一时忘记了如何回应。


“也许你陪她好好玩一玩呢?你知道我最近看了家庭教育纪录片,青春期的恋爱关系可能一开始会让父母觉得很难接受,但是这是你成长的很重要的一步。所以你可能已经对我每年的毫无新意的庆祝厌烦了,为什么不让自己今天晚上好好玩玩呢?”她说的太过温柔恳切,Shaw甚至忘记了按下通话结束键。


“哦,玩的开心。”对方贴心的送上祝福,只是不知道源自真心还是只是找个借口挂电话。



Shaw绷着的声线终于从喉间溢出:“wait?!就这样了?你在哪?”不远处什么动物的叫声隐隐约约传来,Shaw觉得就像是被母兽丢下的小兽不安的低唔,她的思绪有些乱,只能将手机贴紧耳朵,听着Root的沉默。


fine。


在等待对方说话的几秒内Shaw似乎经历了几天一样,可是在得到回答之前她还是挂了电话,手机被不温柔的塞回口袋,她看上去毫无表情也无异样的,


Zeta却嗅到了她身上不稳定的情绪。


“和妈妈吵架了?”她快步跟上对方的步子,伸手拉住Shaw的胳膊,“研究表明青春期少年百分之八十都会和父母一方处不好关系,单亲家庭也是。”


Shaw并不说话,任她挽住胳膊。


“我猜,你现在一定饿了……别想其他的了,你知道你母亲总不能一个人一辈子吧,约会会让女人身心愉悦。”Zeta的口气温温柔柔,“让我哄哄你好了,你喜欢吃什么,镇子上面有你喜欢的餐厅吗?”


她,根本不想,她的监护人身心,有多愉悦。





————————不想就是不喜欢——————


下一章滚床单,16禁,你们觉得怎么样。


心力交瘁……


滚床单这种东西我这么纯良不会写没人看就拉灯跳过靴靴!


好冷{{(>_<)}}

评论

热度(264)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