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源【肖】氏物语 3

监护人玩起来比熊孩子还调皮

Emo苏:

    我发现我真适合扯犊子,一天到晚脑洞大开,都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说好的不拖情节又pwp了我也是要剁手的节奏。


 


    一章万字所以虽然我更新慢但是字数诚意啊,拆开po也是可以一个星期更新一次的说,对不对?


 


     叨逼半天 我就是想告诉你们我!又!没!存!稿!了!


 


 


 


————————如果不是那个爱我爱到失去理智的脑残粉小盆友要出差了催更我才不会这么快暴露我没有存稿的事实————————————


 


 


对于Root最终还是挑明了她和Reese之间的联系这件事Shaw并没有什么危机感,事实上Root不知道才奇怪。即使Shaw冷漠到可以一边出任务射穿一个人的膝盖一边和Reese讨论牛排哪家店比较好吃,在Root,她名义上的监护人面前,也不得不尽量乖巧。有的时候有的事情,Root即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代表她默许了,她也不愿意去接触这位监护人的底线。


 


 


 


Shaw早晨下楼的时候换上了一套新的校服,除了右袖口有一些鼓鼓的外,深蓝色为底色亮色条纹的校服衬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蛋有一点点沉稳的成熟。倒是可爱的很,站在客厅罕见早起的Root这样想。


 


 


为了和老师见面的事情,Root看上去像是真正意识到她需要担任一个家长的角色,她穿着白色过膝露肩长裙,俩条白色丝带挂在漂亮白皙的锁骨上面绕到纤长脖颈后系出一个蝴蝶结,样式简单又清新,即使围着维尼熊的围裙踩着居家拖鞋也有一种温婉可人的成熟味道。当然那孩子看见她时没有情感波动的眼睛里错开的亮色是对这套衣服最好的评价。


 


但是Shaw不会这么说,她觉得那些猫儿似的挠痒痒一样的感觉来源于对于Root亲自下厨做早餐的意外。


 


 


她长这么大也就尝试过Root屈指可数的几次手艺,Root手下的牛排Shaw是绝对没办法拒绝,但是三明治煎蛋无论是吃早饭的人还是做早饭的人都是第一次尝试,所以站在桌子前面看着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撑着桌子的居家女人,她耸耸不听话发痒的鼻子,对那张漂亮的脸上露出的挑眉笑意,有了些许担忧。修眉微扬努力克制眉心的皱起,Shaw没有试图做出任何不切实际的反抗坐在桌边等待这一次新的尝试。


 


Root看上去对于她的反应很满意,她将手里的盘子放下推到Shaw面前,乳白色的瓷盘里静静躺着一份三明治和俩块煎得漂漂亮亮泛着金黄色的鸡蛋,点缀用的蔬菜三三两两零星散落,Shaw抬头对上向来慵懒的女人发亮的眼神,恍恍惚惚意识到这也许是Root第一次下厨做早餐。


 


 


“我希望你会喜欢。”大清早就毫不介意她浑身的荷尔蒙,Root眨眨眼睛狭长的眼角勾出蝴蝶滑动的弧线,微微弯腰伸手将她脸侧的刘海勾到耳后,带着肆无忌惮的注目礼。Shaw微微抬眼,一排睫毛敛住微冷的黑眸看不出该有的受宠若惊,女人不介意的表示出微微的受伤。


 


Shaw的下巴线条已经变得冷硬,褪去了稚气和圆润的弧度,带着这个年纪不应该少见的锐利,就像是她身上莫名的气质一样。但是,这对于Root来说,是个讨喜的加分项。


 


Shaw安安静静在Root的注目礼中吃掉自己的早餐,事实上如果非得说什么,Shaw对于几乎从不下厨房的Root的手艺非常意外。无论是牛排还是煎蛋,似乎Root有这方面的天赋,可惜她不可能期待这个女人会多么热爱厨房的。而且如果Root真的天天下厨,这个不成立的假设让Shaw感觉寒意莫名从餐桌那边散开,这不是一个好想法。


 


在Root把自己那一份早餐也推给狼吞虎咽吃掉早餐的Shaw之后,她似乎很满意这种属于居家女人的成就感,如果忽视那双冒出一些母性的发亮眼睛的话,加速消灭早餐的Shaw会更乐意享受。“我们似乎要加快速度了。”她起身解开围裙,将长发微微撩到身后去穿鞋子,顺手拿起桌上粉白色的小包包催着喝牛奶的Shaw,“哦,如果你要喝牛奶的话我们就可以慢慢来,你知道你总得长高一点。”


 


Shaw咽牛奶的动作差点变成咳嗽,默默放下杯子起身跟过去,一大一小一起弯腰在柜子上同一层取出鞋子,连动作也意外同步,Root撩撩耳侧发丝似笑非笑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孩,声音就好像压在想笑的情绪下一样发着颤:“养孩子比我想象中有趣多了。”然后不出意外黑发的小孩身体一顿,迅速穿上鞋子匆匆出门去。哎呀,生气了呢。Root月牙般的眼睛弯出不算什么温顺善良的弧度,拿起包包跟上去。


 


她,可不是什么该死的宠物。Shaw一路上都别着脸望着窗外,本来和Root就没有什么话好说这下彻底让沉默接手了车里狭小的空间。


 


车子停在学校里后,Shaw正准备下车被Root拉住左手手臂,不明所以的回头,Root取下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瞥了一眼她右手:“注意伤口,宝贝我不喜欢医院,你要是出现炎症可是很麻烦的。”Shaw唇角被她的名称代词肉麻到,拉起书包背带点点头打开门,Root无非是想起来了她在学校有过不良记录打过架,所以昨天晚上发现她有伤口时今天罕见提醒一下而已。这绝对算不上一个监护人的关心,严格意义上来说,Shaw很清楚Root只不过很感兴趣而已,而她感兴趣的内容其实只是关心别人这个对于她来说本来就很陌生的举动。她们都心知肚明的。


 


 


说是家长交流会其实只是个幌子,无非是要找家长和学校心理医生谈谈关于孩子的行为纠正问题,Shaw并不清楚这段时间她作了什么需要这样被折腾但是她很放心这次让Root去出面,因为在她想象中她这段时间几乎没有什么违规的行动。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Shaw有一点点偏向于Root并不接管自己的生活这个选项。


 


以前是她带着Finch往班主任的办公室去见心理医生,这次她带着Root本来就是一件不怎么安心的事情,结果又遇上了几乎最不受欢迎的另一个可能。


 


 


 


穿过一群青春期荷尔蒙分泌过多导致状态不稳定躁动着的学生群,Shaw对于他们看着身后女人的眼神十分反感,即使再迟钝她也能感受到那些惊艳的目光中藏着多少小心翼翼,多少感兴趣,多少恐惧。因为Root的外貌比起他们想象中疯传的吸血鬼看上去还要精致的不可思议,那些传言都没有Root本人的震慑力带来的反馈大。可惜这种事情不仅是Shaw连Root本人也已经习惯了,所以在Root回以他们完美的笑容后,Shaw只不过后退半步,将手插进口袋表现出看上去就像是普普通通的跟着家长的孩子而已。


 


然而他们是清楚的,这个看上去几乎冷漠到有些自闭的瘦小女孩,绝对,绝对,危险到不能碰。Shaw落后Root半步,亦步亦趋的跟着她的监护人,找到最完美的角度侧侧脸,冷色的黑眸微微压成一个带着奇怪笑意的弧度望向走廊边三三两两望着这边的人,深色唇瓣抿得微微下瞥,偏偏肩膀给了他们一个目光,得到一些家伙匆忙的移过脸,这没什么好解释的,Shaw越过前面女人的漂亮棕发看着墙上挂着的绿色标志,比起让女魔头吃的骨头渣都不剩,这帮家伙应该更喜欢她这个眼神吧。只是应该。


 


至于提到的意外,这件事在Shaw不算开发正常的小脑袋里算得上一场灾难,如果这个名词的解释她并没有理解的太偏。至少这些年她还是避免去想起这一幕的。


 


 


 


 


Root迎面碰上了一个抱着深蓝色文件夹戴眼镜的卷发年轻女人,对方理所当然的钝涩,Root旋即回复的一个堪称完美的毫无攻击力的微笑将对方所有的拘谨打破,


 


这位年轻的小姐是Shaw见面次数挺多的校务所打下手的小秘书,自然见面次数多只是因为被处理的次数多这么一个见到的原因罢了,甚至于这位小姐已经有了包括Finch在内她俩个监护人的号码,对,如果没错这次一定是她打电话给Root的。Shaw小心眼的瞥了她一眼。


 


“Mrs...miss,你好,Mr.Reese已经先一步到了,请进。”她喊Root的方式有点奇怪然而最重要的是后面一个人名——Mr.Reese?Shaw脸上的表情凝固片刻后猛然望向她这位监护人,只见Root的背影依旧是优雅不减,微微点点头侧脸望向她,纤长的睫毛下棕眸流光一闪,语气是藏不住的温柔:“我不知道,你和他...也有协议。”


 


年轻的小姐看了一眼高贵的女人身后的孩子,那孩子向来冷漠的表情有些异样,非得说什么的话,她得承认这些年至少在她每次在校务所见到这个犯事被通知的孩子,她那张漂亮的混血似小脸上都不曾有的,类似于心虚的表情。也是,看着登记人姓氏也知道属于父母离异的样子,只是看这样子,这位美丽的母亲似乎年轻的过分,里面那位先生是为什么愿意和这样美丽的女士离婚的?然而,孩子这张有着中东血统的混血模样到底继承着谁这个问题迅速将她脑子里的疑问扩展成各种狗血豪门情节,在她愣神的时候那向来神色不变的孩子猛然走向办公室。


 


 


Root眼角狭长的弧度一扬,从旁边的女子微微点头随即跟了上去,她对于里面家伙的到来和孩子的反应异常的,感兴趣。


 


 


当然,Shaw是绝对不感兴趣的,所以她几乎是瞪着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一脸我的乖宝宝来了的英俊男人,然后缓缓黑了脸,Reese展开双臂微扬唇角:“surprise~!我在和你尽心尽力的教导主任打赌你一定会带一个冒牌父亲来顶替我~”接着他俊肆的蓝眼睛定格在Shaw身后那抹修长的白色身影上,脸上的龙猫笑凝滞,就好像,被蛋糕糊了一脸一样。


 


Shaw放弃拯救一切的希望了,她翻个白眼选择装死抱着双臂走过去坐在沙发边角处直勾勾盯着桌子对面的黑人女士——她今天的职业裙真丑,这个女人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每次都是她的原因,除了Finch恐怕没有人能让她从这女人手里逃脱,Shaw默默做好准备,索性不掩饰眼底森森的压抑。


 


教导主任完全没有被威胁的感觉,推推鼻梁上的眼睛回了可怜的Shaw一眼,又转回门外:“你好,Turing女士,我想这次是最好的一次,比起由外祖父来,父母亲双方都到场对于Sameen的身心健康教育有更大的帮助,请坐。”


 


 


一股凝滞的感觉从身边传来,Shaw并不想接触Reese的眼神,至少在身后晃悠悠的审视目光中。Root留在学校的联系人姓氏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尽管有心理准备她不会用真实姓名但是,Turing是什么姓氏?就因为她喜欢那些冰冷冷的计算机所以非得用这个名字?这也太少见了吧这个姓氏~


 


Shaw是打定主意不去看双方任何一个人,这个办公室的未来她已经多多少少预见到了,纵使心里把Reese枪决了三次她还是觉得这种场合下她更像是在被枪决。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妈,一个莫名其妙的爸,现在她就像是傻逼一样!


 


Root选择坐在他们俩中间,她冲Reese展颜一笑:“Sam并没有通知我,你会来。”就算是知道这张笑脸有多假,Reese不得不回以微笑:“她也没有通知我,你会来。”他扭过脸去看教导主任那张严肃的脸,即使对比真实的可怕,他心里反而微微好受一点。


 


“亲爱的,你要是热,可以把领带解开。”Root轻飘飘的声音晃到耳朵里,Reese不留痕迹的抹去额上的汗珠,不落下风勾唇:“你真是继承了你父亲的温柔。”Root眼底黯色一闪,上扬的唇角降了降,毫不退缩回击:“看来智者的温柔可以柔软武者的坚硬呢。。。即使是我已经那样绝对的给了你监护权限制!”


 


这个限制恐怕不是给她的,Shaw眉梢扬了扬,知道Root和Finch关系不好,但是明明感觉不到她的敌意,她却那样绝对的不去接触Finch和Reese。


 


“请配合一下,我想我已经猜到家庭矛盾是这个可怜的孩子性格如此不合群的重要原因了所以请在孩子面前适可而止吧。”教导主任看了一眼Shaw,在那张生无可恋的脸上给予一个怜悯的表情后迅速移向俩位大人。


 


 


“我想我可以理解为什么Sameen不和母亲姓,但是既然已经离了婚的父亲也不姓Shaw为什么孩子是这个姓?而且据我所知孩子的外祖父也并没有Shaw这个姓氏。”教导主任推推眼镜皱眉,这一家人姓氏为什么这么奇怪?


 


Root勾勾唇,伸手摸摸Shaw后脑不去理会Reese:“她姓Reese,只不过那个名字在她父亲离开我们之后就丢弃了,Danni Reese,这是Sam的原来名字,也是她父亲取的。”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脸色都不变,Shaw对于Root的恐怖又有了进一步了解,然而最让她意外的是Reese竟然一脸正常的理所应当,就好像真的是他取的名字一样。


 


“Danni会继承我,做一个好警察捍卫正义,这是我对她妈妈说的,很可惜我们最后不得不因为某些问题放弃这些。”Reese看上去是真的很可惜,真诚的蓝眸望着教导主任,连Shaw也不得不闭着眼睛省的自己因为配合不好这俩个人太过高超的演技而露陷。


 


Shaw并不知道,Danni确实是一个名字,不是她的,而是另一个人的,另一个在Finch和Reese心里应该拥有的女儿的名字,只可惜Finch只有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叫Samantha,也不会和Reese姓。


 


教导主任低头在文件记录上划着什么,继续道:“我们今天的目的是分析一下Sameen在学校的表现还有父母对她的影响以便于我们学校这边更好的帮助你们教育孩子,所以请尽量配合。”


 


“好了,请问一下二位的职业。”终于放弃讨论一家混乱的姓氏问题了。


 


Reese掀掀西装衣领露出一个警徽:“NYPD。”然后侧脸看了一眼Root:“她是程序员。”


 


Root展颜一笑点点头,默契的就好像俩个人没有离婚一样。


 


Shaw偏偏脑袋看了一眼Root精致的侧脸,她,是第一次知道Root的职业,虽然不清楚是不是瞎编的。


 


“我并不觉得我们俩的职业问题会带给孩子什么不好的影响,何况孩子的母亲一直都花很多的时间在家陪着她,你知道,待在家里工作是她喜欢的生活方式,这样也可以充分利用时间陪着孩子。”Reese看上去是真的很感兴趣关于Shaw的教育问题,他说得很认真,也许是为了演戏,也许是对这个话题也来了兴趣,Root温温柔柔的看了一眼Shaw不太好看的脸色,展唇微笑同样望向教导主任兼心理辅导员。“我们对于小Sam的教育问题,似乎和学校有着很大的差异,据我了解,Sameen似乎经常被处罚。”


 


微微的压迫感不太明显的从Root身上释放,她的笑也不像她外表尽量表现出来的那样温润无害,Shaw不禁侧眸,黑色的眸瞥一眼好整以暇的完全不被气势影响的Reese,有些晃神这俩个人似乎真的很擅长扮演她父母亲。真是,像极了一对兴师问罪的父母亲。或许,Finch和Reese在Root之前和他们分道扬镳的事情上还有所隐瞒,Shaw不擅长发现阴谋,但是她的第六感很好的弥补了这些。


 


教导主任气势毫不落后,她先是给了这对“夫妻”一人一个严肃的眼神,然后继续低头记录着东西,嘴上回应道:“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问题,显然,你们教育孩子的原则在本质上和学校以及我们有着很明显的差异。所以,今天我们将一起来讨论一下问题的根结,下一个问题,二位在Sameen多大离婚的?”


 


“六岁。”


 


“八岁。”


 


 


“···”


 


最先出声的Root皱着眉侧脸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Reese,Reese撇撇嘴角:“我说错了吗?”


 


得了,Shaw翻个白眼,六岁是Root收养她的年纪,八岁是Reese见到她的年纪,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俩都是对的。但是对面的女士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在教导主任审视的眼光中,Root轻轻柔柔开口:“事实上,Sameen六岁的时候,我以为他已经选择离开我们了。”接着她颇有些责怪意味的扫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为了工作,可笑的,英雄主义。男人骨子里的独狼情节,哦,这一点我真不希望孩子有遗传。”意有所指的话很明显的传递了她的暗语。


 


Reese毫不畏惧的眨眨眼,但是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被前妻咄咄相逼的普通男人一样,无可奈何女人的责怪又有些百口莫辩:“那还真不幸,就算是你父亲也这么说了,Shaw似乎还是受我影响多一点。”


 


好吧,夫妻感情似乎是真的有些破裂,针锋相对的意味太明显。教导主任低头继续记录着,然后看了一眼一边看上去放弃聆听谈话内容的黑发女孩,她应该早之前就理解这个孩子为什么那么冷漠的:“所以,孩子外祖父说得事情不存在是吗?既然Reese先生认为Sameen的性格多遗传你一点想必是还是有后天因素的,你知道很多研究表示孩子在父亲陪伴充足的童年心理发展会更健康,而父母双方有一方缺少时则会表现出不同的极端。我想知道,您确实像孩子外祖父所说丢下她们母女一走了之了还是像您表达的,有花时间陪孩子呢?”她笔尖指指无辜的Shaw,“至少看上去Sameen是有点抗拒你的出现。”


 


Reese无辜的摇摇头为自己辩解:“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陪着Shaw~但是你知道,她母亲申请了限制,我不得不退一步偷偷和她联系,这一点我和她外祖父商量过,我们觉得在能保护好她们母女的情况下尽量不打扰她们生活最好,显然,Caroline并不希望我出现在Shaw面前,容我辩解一下,您觉得在处理这么多次校园暴力事件后,特别是主角都是我乖巧的小女孩之后,您不觉得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能有这样的身手很奇怪吗?”


 


这倒是,教导主任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一脸无辜回看母女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戳中要害:“这并不是什么很值得骄傲的事情,既然一切都说得通,您身为警察还是没有好好教育Sameen该把能力运用到正确的地方,难怪她母亲申请的限制令能够生效。”


 


Reese唇角的笑意有一瞬间僵住了,Root毫不介意自己微笑的弧度是否不太适合,她没有理会男人,傲慢的不加掩饰。


 


“好吧,看来我知道为什么她外祖父会帮你掩饰偷偷和孩子见面的事情了,说到打人事件看样子二位似乎都知道了,这点看来她外祖父并没有说谎。”教导主任停下笔,审视二人,目光从镜片后探究着扫过他们脸上每一个神情,“二位有什么好说的吗?”


 


 


“哦,我是想认真的阐述一下关于Shaw并没有还原的事情真相。。。”Reese的话被一脸纯良的Root打断:“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她作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小Sam是有参加什么打人事件吗?”


 


接着,Root就像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母亲一样皱起眉责怪的看着手边的Shaw,Shaw睫毛微颤有些抗拒她那副失望的表情,即使她清楚Root是装的,毕竟她昨天晚上才警告过她不准把染血的卫生纸丢在地上,说她打架?估计说她杀人Root都不会皱眉。


 


 


典型的离异家庭教育分歧问题,教导主任在纸上不轻不重记下这一条,“二位是没有达成共识是吗?换个问题,关于Sameen的性格多数像谁?”行,旁敲侧击对付这一家看上去不好对付的人。手段有点专业,对心理学颇有研究的Root眼角不留痕迹弯了弯。


 


正在思考问题的Reese感觉到俩束不友好的目光定格在他右脸上,认命的换上一个镇定的表情回望过去:“what?”Root这样看他他可以理解,毕竟不是亲生的Shaw和Root性格又差那么多,说相像他都不会相信,但是那个从进来就一直挂着脸色的Shaw为什么也这么配合的看着他?哎哎哎?他确实想装一脸无辜,然而却失败的僵硬转转脖子。


 


教导主任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不痛不痒的开口:“显然,这一点大家达成了罕见的共识。”所有接触心理的人都擅长下套,这一点除了Root给Reese的印象深刻,剩下的就是警局里的心理医生了,不过今天见识了一番,Shaw的这位教导主任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关于Shaw动手打伤高年级学生的那起恶劣事件你还打算和我科普一下是自保行为吗?我觉得Sameen可怜的妈妈有权利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显然她外祖父并没有象答应我一样告诉她母亲。是吗?女士。”教导主任和善但是果断不怀好意的将视线定格在Root脸上,一直沉默的Shaw眉梢狠狠一跳,脸色猛然拉下。


 


 


“sweetie?你不打算亲口告诉我?”Root并没有理Reese而是将目光移向Shaw,棕色的杏眼盛着星星点点让Shaw坐立难安的色彩,Shaw确实不清楚到底Root知不知道这些,但是无论知不知道现在,她只是想让她开口而已。


 


“我确实对你,在学校动手,这件事情很好奇。”唇瓣勾出微妙的笑意,Root眨眨眼,关于耐心,关于忍受,Hersh的教程中不缺这些,作为一个她应该被教育的成功的样子,Root相信Shaw可以在这项上拿到很高的分数,但是貌似,并不是。


 


Shaw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复而黑眸闪过沉寂躲开她的眼神挪开了视线,这可不好,这可不是一个应该对得起她精心培养她所有的辛苦的成果。她的小豹子,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温顺。


 


所以教育是必须花心血的,Root缓缓意识到,除了她已经付出的东西,还有心血。她挑挑眉从那张绷得紧紧的漂亮侧脸上收回入侵式的视线。


 


“我所说的,是我想,Shaw应该自己说的东西,她并没有和她外祖父提起,但是很明显他猜到了些许,我们尊重Shaw如果她不想说的话。”Reese看了一眼沉默的Shaw,蓝眼睛扫过Root逐渐平伏的唇角,“当然,她母亲有权利知道一切。”


 


教导主任不太满意他这样的处理方法,所以她坐直身体看上去像是真正要将这个问题进行到底的样子:“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看上去Sameen是拒绝讨论这个问题的,但是如果我们选择继续无视放任我想我们离解决问题永远都还有一段路程。”


 


 


她似乎想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就在她试图进一步劝导他们说服Shaw提及事情本源时毫不顾忌她急切的情绪,但是幸好,有一个人正好感兴趣。


 


Root手掌按压在她额上的时候带着不轻不重的力道,Shaw反射性紧绷了一下身体,然后她听见她的监护人用一种少见的口气和她说话:“你介意我想知道原因吗?这个你们学校的档案里不曾记录我可看不了。”轻飘飘的,就好像随口说着天气问题一样,但是她清楚,这不是以往那样随意,“女生的好奇心。”


 


 


Shaw记忆里她是不屑表现出像电视剧里争宠的小女孩一样湿漉漉的抬眼看着父母,企图用委屈和可怜争取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心软得到原谅,何况Root这个女人,并不是她真正的母亲。所以她几乎没有想要去回忆事情的因果就否决了低头的可能。


 


但是Root是不一样的,是女妖,是海底的塞壬,是洞悉一切的掌控者,也是这件事情牵扯到的底线。


 


Shaw在抗拒,所有人都看得清楚,这无关尊严问题但是Root自认为这个孩子应该无条件向她坦白,原来终究孩子都会走到这一步呢,她唇角的弧度平复下来,眼底异样的情绪隐于榛子色的浅眸之中,抽离手掌放任气氛僵硬起来。


 


 


除了教导主任剩下的俩个人都清楚,如果手段有如交际花一样的女人放任谈话进入冷却的尴尬模式那么她一定,是生气了。所以在Reese决定这场会面即将强制进入尾声的时候,一动不动的Shaw开口了。


 


 


“只是教训而已,档案里只会记录成口角争执。”


 


 


她清楚这是屈服,但是她不得不屈服。


 


 


 


可惜那个让她屈服的女人却看上去放弃了原谅她的机会,即使她还不清楚这股等待原谅的情绪是从哪里来的。她应该是那个并没有做错什么的人才对。


 


Root看上去完美的像是镀了一层金光,她笑得几乎无可挑剔视线却不再停留在Shaw身上:“既然她不愿意说,我想为了不耽误时间,进入下一个问题才是最好的选择。”


 


Reese眉峰微皱望向Root,他已经足够意外Shaw选择低头解释,然而Root的表现却是一如既往的以自我为中心,我行我素,咄咄逼人。这不是什么好现象,至少在Finch和他的预估计中。


 


Shaw抿紧的唇因为用力失了薄薄的一层血色,她捏紧右拳,莫名其妙的烦躁只能靠牵动伤口才能压制,毫无源头的烦躁,找不到原因和宣泄出口,她从来都不是善于管理情绪的人,就只好放任冷漠淹没其他情绪。


 


 


“据我们了解,是Wilson开了什么玩笑牵扯到Sameen了,所以这就是她试图躲避这个话题的原因,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询问的原因,至少有父母在的情况下,会让她感觉到安全,也许她愿意开口。”教导主任拒绝了Root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恕我直言,我不愿意相信Sameen是个生性冷漠的孩子,我也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孩子会象传说中那样莫名其妙因为一俩个玩笑而大打出手,除非那是底线,而Wilson显然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底线。”


 


 


这是站在Shaw的角度第一次听见除了Finch外另一个人的分析,连Reese也有些意外,Root眉梢微扬,唇瓣不加掩饰的放下所有亲和的假笑,也许她也不喜欢别人告诉她,该如何理解她的孩子,该如何教育她的孩子,该如何亲近她的孩子,她太过骄傲。Reese瞥一眼气场不对的Root,支着下巴叹口气,不清楚为什么Finch那样温柔的人会养出这样一个外表温柔内心乖戾的女儿。然而他是不希望事情就这样走下去的,至少这对Shaw不公平。


 


Root太过薄凉,自私又刻薄,狐疑又狡诈,连一手养出她的Finch也不愿意相信,一个领养来的孩子,又有什么足够的资本让她赋予该有的感情?


 


 


她就像是刺猬,遍身是刺,毫不留情刺穿每一个试图用柔软手掌抚摸她的人,也毫不在意自己会让多少人遍体鳞伤。就算是Finch愿意相信她的柔软,至少在她清楚她还是血肉之躯之前,他不愿意看见Shaw会因为某一瞬间的失误,失去这个本来就冷血的女人最后的温度。


 


 


“她揍了十三个人,俩个在学校外因为要抢走她手里的拿铁,那是去年Finch来开家长会的原因,剩下的四个不是没长眼睛找她麻烦就是自找苦吃放学的时候要拿走她身上Finch给的零花钱,你总是不给她额外的零花钱,她对热狗的热情早就被牛排取代你却毫不知情,Finch不得不贴钱给她长身体。”Reese不轻不重的解释,但是这些都还不是重点,“上次的七个人就不一样了,怎么说,这是唯一一次Finch没有教育她长达半个月的打架事件即使情况如此恶劣,对了,医药费还是Finch报销的。”


 


 


他坐直身体看了一眼别着脸的黑发女孩,蓝眼睛里不深不浅的温柔:“她是在维护你而已。”


 


Root眉梢细微挑动一下,侧过脸棕眸慵慵懒懒扫了一眼Reese,便不予反应的移开,似乎对这个回答一点兴趣都没有,连一边的孩子也懒得多看一眼。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零花钱的问题,这样就不需要麻烦你外公了。”她开口的时候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和,Shaw不清楚是是什么感觉,但是监护人口气里冷热的比例越来越不正常。


 


“还有,我不感兴趣她是否是维护我,我只感兴趣,她这些年到底学到了什么。”她转过头冷漠得发寒的棕眸对着Reese,恍惚间Reese脸色凝重些许,“我和你,你们,这就是不一样。”


 


 


 


Shaw以前尚不能理解那次会话的内容,以及每一句关于Root和Reese的小对话间藏着的讯息,而这些东西在多年之后她亲手打开Root的潘多拉宝盒之后迅速的占据她的脑海,时隔多年后她缓慢的,最终意识到,那一年的Root比起日后多年对她付出的真心还要,多得多。


 


家长会的不了了之以Root完全不留情面的拂袖而去告终,那天Reese将她送回家,停在门口的树下,阳光撒在他高高簇起的眉心,然后他低头告诉Shaw,无论如何,她还有他和Finch。那句话后来成了现实,那天晚上慵懒的Root靠在卧室门口,用着走心的态度告诉她,她很欣慰打架事件的原因是Shaw听见了那群男孩对她轻浮的聊天内容,所以她会试图忘记Shaw今天所有的不及格表现。即使不清楚她是用什么方法最后知道这一切的(第二天传闻学校所有的监控系统被黑了,教导主任关于Shaw的记录备份全部丢失,这是一场灾难),但是Shaw盯着Root看不透颜色的迷离眼睛,脑袋里不停的回响Reese最后的话,那个时候,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Sameen Shaw的自我防护系统永远比不了Root。


 


 


 


 


 


———————爆肝的分割线——————————


 


 


 


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么长一篇po出来,很多点一起出来看到后面结束就没有惊喜了,说得啥都忘了,你们觉得呢。


 


一开始我是想说一章多一点你们看得爽啊,后来发现爆肝容易被刷掉,长长的一篇反而是负担【重要的是热度一直不温不火还不如当年一个星期一po的节奏】


 


 


好吧,下一章Root要回归了你们期待吗?想不想猜猜她是怎么回归的?想不想猜猜时隔六年三十六岁的Root要怎么强势回归小鲜肉Shaw的生命?想不想猜猜Shaw的回忆里Root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让接下来的剧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我就是打广告,接下来回忆和现实世界Root都将上线,我勾画好的剧情终于要开始进入正轨,我发誓这次绝对不是长篇所以请监督下次再拖情节麻烦吊打!

评论

热度(326)

  1. 请叫我妖孽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请叫我妖孽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4.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