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fth

肖根粉 疑犯追踪 POI shoot shaw root 肖根百合组

去TM的按部就班

源【肖】氏物语

妖孽根后妈 熊孩锤砸
养成太羞耻了我要收藏

Emo苏:



新坑,脑洞大到出奇,先试水,给评论留言我看看能不能接受。应该不是长篇大家放心我折腾不起了。。。




脑洞是源氏物语梗吧,重口,接受无能的迷妹求叉叉。




又名【后妈养成计划】


        【光源氏计划】


         【我的监护人是神经病系列】


          【终极忠犬ooc】


           【讲真我的Shaw不可能是光源氏】


            【特么守了十七年谁也变病娇!】








——————————真真儿是个巨型脑洞——————————




新来的快递员很招人喜欢,长着一张过分漂亮的脸蛋,快递便服遮不住她手臂漂亮的肌肉,和完美的身体曲线。


 


当黑色头发的快递员站在门外递给Susan一个看上去大概有一本书大小的包裹的时候,Susan慌张的扯过已经花了十几分钟摆弄好的粉红色衣角蝴蝶结,尽量以自己最舒展迷人的微笑掩饰她已经等了这个人很多天的心急。


 


“你的快递,请签收。”老实说,她的快递服务并不是最好的,态度永远像是给你欠款一样,但是、、、Susan伸手接过那个小小的包裹,在指尖划过麻布面的包裹表面时“无意”触到快递员的手背,她偷偷观察着她,像是做贼心虚的小女孩偷拿了向往许久的彩虹状棒棒糖。


 


那张好看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应该有的尴尬,帽檐下一排长而黑密的睫毛遮去她半阖的黑眸,看不出任何神色,待Susan并不情愿的接过包裹的时候,她将灰色快递服下摆口袋里的单子掏出来,唇角因为某些原因微微动了动,坚毅好看的下巴微抬,露出那双她们私底下讨论了很多次的性感指数排在前几的微厚双唇吐出罕见的低沉性感的嗓音,“麻烦签个字。”


 


这个她们是指住在街对面的Firkin家姐妹俩,她们在这个可爱的快递员第一次进入这个街道之后,就已经在下午茶和校车上讨论过关于她的点点滴滴了。Firkin姐姐说她在母亲拿快递的时候特地离近看了一眼这个快递员,她怀疑她有伊朗血统,因为她长得太过好看像是混血,而妹妹说,她是一个杀手,伪装成了普通的快递员藏在快递公司,但是她们觉得小Lily是漫画看了太多。对于都近距离接触过这个神秘好看的快递员的姐妹,Susan其实是嫉妒的,少女小小的心思在她第三次听见俩姐妹在下午茶时间用一种骄傲的口气和她形容快递员外貌的时候,她偷偷决定要亲自接一下快递。而今天,正式她圆梦的时候。


 


她这位满足少女幻想的快递员小姐递过来的签收单上还留着汗渍,Susan发现她鬓角的汗珠,她试图友好的表达她的亲近意味,但是当她红着脸问快递员要不要喝杯水的时候,抿着干燥双唇的快递员冷漠的摇摇头,将漂亮精致的脸蛋又藏回帽檐之下,并且甚至没有说一声道谢的话。Susan觉得这样拒绝一位年轻的女孩实在太过失礼,然而她却根本没办法生气。


 


也许是觉得自己失礼了,快递员小姐在收回签收单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女孩,然后抿抿唇似乎在纠结什么,几秒后似是叹了口气屈服了什么,“谢谢。”这一句谢谢让Susan拿着包裹的手轻轻一颤,心口似小鹿一样乱撞起来,她睁着清澈的翠绿色眼睛用抑制不住紧张的口气回答,“没,没什么,没关系!”老天,她的声音实在太过好听。


 


快递员转身搬起她身后静静躺着半天的大概有一个行李箱一样大小的包裹,准备往电梯间走去,她微卷的袖口露出手臂微隆的麦色肌肉,让女孩脸颊红了红,也许是为了找话搭讪,也许是为了想多见她一面,Susan叫住她:“街角那头的儿童福利院在搬迁,也许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帮忙。。。。你知道那些可怜的孩子、、、、我,我只是,哦,我并不是要求你!”她有些语无伦次,尴尬的看着快递员停下脚步,缓缓回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双黑得纯粹的眼睛从帽檐下越过尴尬的气氛定格在她身上,流淌着一瞬间冷漠之外的柔软,像是突然找到回家方向的孩子,Susan的尴尬渐渐消失,她看见一直坚硬冷漠的快递员缓缓点点头走向电梯间。


 


其实,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呢~!Susan抑制不住心底的雀跃,抱着包裹转身关上门,也许今天下午可以和Firkin姐妹分享这个小小的发现。


 


 


 


而站在电梯里的快递员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角落的摄像头,抿紧的唇缓缓勾出冷漠的弧度,偏偏脑袋低着声线似乎在回答什么,“我知道···只是孤儿院而已···不,我记得 我告诉过你们···不,你们也知道。”叮,一声提示她下一个客户,也是最后一个客户的楼层到了,她弯腰搬起包裹,将外套口袋里坚硬的枪管调整成一个舒服的角度,黑色的眼底冷漠得仿佛可以结出白色的冰晶,“我就是从孤儿院被领养的。”轻飘飘的话语好像在诉说毫不相干的事情,“我还记得。”


 


 


 


 


 


十七年前,德克萨斯州。


 


孤儿院。


 


 


赤脚踩在还带着湿气的泥土上,卷发的小女孩穿着一身单衣安静站在雨后的庭院里,透过栅栏外面路上三三两两的路人身影影影绰绰,凉气从脚底袭上身体,


 


“Sameen,你爸爸已经死了,他不可能来接你了!”恶意的叫喊出自身后不远处,比她高一个头的小男孩带着俩个小跟班出现在转角处,他金色的头发柔和发亮,蓝色的眼睛里却没有发色该有的温暖,全是不怀好意的恶毒。“你是个傻子,又瘦又小又可怜,没人要。”


 


男孩跳下来,走在院子里,居高临下看着自始至终没有砍正眼看过他的小丫头,他已经十一岁了,是福利院所有小孩中最大的那个,他最厉害,最高,最强壮,也最应该受到尊重,所以在女孩进了福利院以来的三个月里,他自然想告诉她谁才是老大。可惜这个孩子有病,有一种叫做情感缺失的病,不知道害怕,不知道难过,是个丑陋的怪胎。


 


“你是怪物,是怪胎,你有病!哈哈哈!”他伸手推搡一下女孩的肩膀,将女孩直接推倒在地,抱着胳膊对着跟班笑着说,“看她多像个丑小鸭,她爸爸死的时候听说她没有流一滴眼泪!哈哈哈!”


 


剩下的俩个男孩附和的一起笑,似乎这样嘲笑她可以减缓同样没人要失去父母的悲哀,他们也似乎忘记了,所有可以嘲笑的资本本就在进入这里之后变得一干二净,但是女孩试图站起来,她手掌和脸上都是泥,掀起的裤脚露出一道乌青,低垂的眼底毫无情绪,似乎所有的一切和她毫不相干,他们口里的傻子,神经病,丑小鸭,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包括这道已经三天的,来自其他孩子给予的乌青。


 


只在提到爸爸的时候,她似乎挑了挑眉,却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多余的动作。


 


“Tommy!你们又在干什么?”一个年长的女人匆匆赶过来,男孩们一哄而散,她将女孩拉起,仔细检查一番才松开手,掏出手帕给女孩擦干净脸上的痕迹,柔声柔语道:“亲爱的,你还好吗?”


 


她不期待女孩会说话,这个孩子自从死了父亲进入孤儿院之后就一直自闭,并不想和任何人交流,事实上,如果不是经费问题她甚至想要带她去检查一下心理,可怜的孩子也许没办法接受父亲走掉的事实,听说她的父亲还是个军人。


 


她拉起女孩,温温柔柔道:“你又忘记穿鞋子了,我们回去穿鞋子。”拉着她小小的手却遭到阻力,她停下来疑惑的看着女孩,却发现女孩一瞬不瞬的盯着栅栏外一道美丽安静的身影。


 


那是个漂亮精致到几乎无可挑剔的女人,或是女孩。高挑的身形,棕色长卷发,美丽过分的脸蛋,一身名贵的长裙勾勒美丽的腰身和修长的双腿,像是个名媛。她站在院子外面,不知道站了多久,隔着栅栏和树荫的影子,美丽的眼睛也盯着她手里只有六岁的女孩。然后,缓缓绽开一抹浅笑在粉致的唇角,一瞬间连阳光带来的暖意也抵不过那份绝美,阿姨被这张美丽的脸惑了住,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那位美丽高贵的小姐已经转身离开。


 


 


女孩似乎动了动,黑色的眸里沉寂如冬日的雪,然后低下头顺从得任回过神的她拉走。


 


可怜的,如果她父亲还在,也许她会和那个高贵美艳的小姐一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福利院的阿姨叹口气捏紧了手里的冰冷小手。


 


 


 


 


 


半个月后,一个约摸四十岁出头的女人进了福利院,办了手续成功领走了小Sameen。


 


在阿姨祝福视线的拐角处,仅隔一堵墙的地方,Sameen看见了那个快要从记忆里被遗忘的女人,她站在路口加长黑色轿车前,身上流光的紫色长裙彰显着不属于贫民区的贵气,逆着光线看着她,唇角缓缓扬起那抹标示性极强的微笑,然后移开目光将手里一沓钞票递给原本拉着Sameen的女人。


 


那女人就这样笑着接过钞票感激涕零的松开拉着她的手,毫不犹豫转身消失在另一个方向,


 


“你看见了,我将是你的监护人,妈咪,姐姐,女士,小姐···随便你叫。”女人轻轻柔柔的开口,微微眯起的棕色眼睛好看的像是夜空中的星星,她身后的保镖拉开车门,她弯腰坐进车里,伸出手来对着小小的Sameen勾起一抹与气质完全不符的,愈发张狂的微笑,“你也可以叫我,Root!”


 


第二次见面,她用她绝对的美艳强势的将Root这个名字刻进小小的Sameen Shaw记忆里,此后十七年,从不曾,有一刻忘记。


 


 


 


 


现实时间。


 


Susan听到了不好的消息,住在她家楼上的有一个男人死了,死因是被枪击,凶手尚未找到。整个街道人心惶惶,害怕凶手找到下一个目标。因为死掉的那个男人似乎是政府机关的人,街道被警察还有奇奇怪怪的人封锁了,她父母甚至不准她天黑了出去找Firkin姐妹玩,连街角的孤儿院也没办法正常搬迁了。


 


最讨厌的是,那个漂亮的快递员,再也没出现过。女孩还是希望她记得那个约定的,她心底隐隐期望等这件事情过去,街道解除封锁,孤儿院搬迁的时候能看见那个穿着宽大便服带着灰色帽子的黑发混血快递员,卷着袖子帮着忙。


 


 


 


而距离她家不过几个街区之远的破旧出租屋里,她心心念念的快递员换上了一身干净利落的打扮窝在老式沙发上喝着啤酒,黑色长发束成马尾披在身后,工装背心包裹着修长健美的身材,手臂肌肉优美性感,让她心牵许久的漂亮深邃黑眸定格在电视机里毫无头绪的广告上,喉结缓缓滑动将嘴里的液体吞下,啤酒瓶被放在桌上,她抬起腿,马丁靴搭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一只小鸟拼命撞着玻璃窗想要进来,发出的动静也没有让她回神。


 


直到放在桌上的手机闪了屏,她黑眸瞬间凌冽,整个人的气势就好像上了铉的弓,利落将蓝牙压入耳蜗,


 


“不必绷紧神经,我只是找你喝酒···你想见见bear吗?Shaw。”低沉磁性的男音透过耳机进入她耳中,Shaw的气势瞬间变得慵懒,脚上动作一下一下,她回答:“我等了这个电话很久了,Reese。”


 


 


 


认识Reese时,是纽约的秋天。那是她被Root领养的第三年深秋。记忆尘封在某个角落,也许是因为尘封太久了,连她自己翻出来的时候竟然都发现出奇的完整。


 


从校车上下来,只有八岁的她从小路走向住的房子,路上遇见的邻居友好的冲她微笑,然而不出意外全部没有得到回应,但是很奇怪,也许是出于对Root的面子,没有一个人放弃对她微笑。


 


 


她和Root住的房子在街道最深处,她们有个漂亮的大院子,里面种了很多花,显然房子的前任主人非常喜欢花草,对,这房子原本不是她们的。Shaw的脚步声在愈加静默的街道上变得清晰,Root并不是福利院阿姨认为的那种高贵名媛,甚至她也并不尊贵,在收养Shaw之后她便带着她搬到了纽约,这房子就是后来买下来的。


 


Root是干什么的,她多大,为什么她这么有钱,为什么她不需要出去工作,她原来住哪里,她有没有家人,父母?这些Shaw都不知道,她也并没有让这些奇怪的问题来左右自己,显然,她这样的性格也是Root愿意收养她的某个原因。Root似乎有花不完的钱,她会给她买最好的牛排,给她上学的权利,让她住在干净温暖的屋子里,甚至偶尔,她会为她做饭,但是Root,比起福利院的阿姨,远远没有一个监护人的自觉。


 


 


 


在远远望见庭院栅栏的时候还不算高的Shaw撞上了一位非常高大的先生,尽管训练了许久之后身体下意识躲了一下却因为尚且还小并没有办法完全侧过去,她被撞得踉跄后退俩步,右脚微微侧一下止住身体重心的持续后仰,然后抬头,对上了一双非常符合电视剧审美的深邃蓝眸,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英俊男人,纽约深秋的寒气逼人,他的领口却微微敞开,露出欣长的脖子,双手插在口袋里,身上一股名贵的男士香水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Shaw并没有选择无视他绕过去回家,也许是因为他看上去正是从家里出来,也许是他的眼神比起Root更加让她心安,也许是多年之后才意识到的--同类感。


 


男人看上去还很年轻,他缓缓蹲下身直视小小的人,几秒后那双蓝眼睛露出一抹柔色,他低沉让人心安的好听嗓音响起:“你就是Sameen吧,你好,我叫Reese,很高兴见到你。”他宽大带着暖意的手掌伸过来,替她整理好了衣领和胸口被撞歪的校徽,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父亲。


 


 


Shaw黑色的眼睛里投影着他的动作,但是小小的孩子并没有掩饰身上尚有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Root会带帅气的男人回家,也会带漂亮的女人回家,但是他们通常不会被允许留下去过夜或吃饭,Shaw知道这些人是谁,他们有的是她认识的人,有的是她不认识的人,却都有一个特点,他们不讨她喜欢,一点也不。除了这个人,干净帅气,绅士高雅,温柔的像是动画里的王子。


 


 


也许是Root的王子。


 


 


“你和我想象中有点不一样,但是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来拜访我们,我,和Finch叔叔,Samantha···Root的,可以算是朋友,但是不是像你老师一样的朋友,”Reese温温柔柔的站起身,高大宽阔的影子彻底笼罩小小的她,“你那个教生存能力的Hersh老师,不是学校里的老师。”


 


 


Shaw整个人警惕起来,抬头看他,Hersh老师是Root的朋友,或者是伙伴,也是她找来给她上课的老师,至于上什么,Root不准她说出去,也不准她拒绝。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


 


Reese缓缓微笑,侧脸看着房子白色的门,眼底被树荫染上暗色的流光,带着深秋才有的安静寂寥:“我会是你的朋友的,Sam,在此之前,请不要和Hersh先生提起好吗,就当做我是你和Root之间的朋友,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Shaw觉得小秘密这种词最无聊,然而即使她并不像同龄人那样对着小秘密充满奇特的骄傲,对于他话语中暗藏的某些东西,却默许着接受了。


 


她并没有和这位 好朋友 问候一声,绕过他走向屋子,无论是谁,除了Hersh先生,她从没有在Root身边看见他们第二次,这就是她为什么没有试图和他们交流的原因,没有必要。


 


 


 


 


 


她进屋的时候,屋子里的酒味有些重,玄关是Root乱放的名贵的高跟鞋,Shaw脱下自己的鞋子,穿上拖鞋并且将它们摆放在它们该在的位置。深色木质鞋柜左边是三排各色高跟鞋,右边俩排各色小马丁靴,Root不是一个善于安排生活的人,如果没有领养Shaw,她可能会彻底打乱正常生活规律,Shaw在被领养来第二天被请来的保姆发现时吓了一跳,连Root似乎都忘记了她才领养回一个孩子,所以当Shaw饿了大概有36小时后终于吃上了第一顿饭,这么说来没饿死她其实一开始是保姆的功劳。


 


即使不同的保姆都提到过这个问题但是显然,在不稳定的居家环境中,Shaw逐渐长大,并且用自己已经开始占据空间和足够视线的身体亲身提醒Root,一个监护人不是好当的。


当她走进客厅的时候,秋季不算有威胁力的阳光有气无力的从落地窗洒进屋子,斜斜的懒懒的给冷色调的客厅染上一抹暖色,米白色的沙发上从一边露出一条纤浓合度的白皙小腿,脚上懒懒挂着一只快要掉落的艳红色高跟鞋,酒味的来源就是哪里。Shaw站在客厅和玄关的接口处迟疑些许,感觉有些后悔这么早就赶回来。


 


Root似乎嗅到了她的味道,懒懒散散似乎掺着糖霜的嗓音在微醺状态下比以往更加黏糯:“hey,我的小豹子~”


 


Shaw浓黑的眉毛微挑,显然她并不喜欢这个昵称,即使Root一直这么叫她她也没有接受过。也许说出去很离奇,但是事实上就是这个名义上的监护人甚至,没有她这个被监护的孩子为对方做的多。


 


Shaw将书包丢在墙角,缓缓走过去,映入眼帘的第一件事物并不是Root美丽的若隐若现的领口,或者红裙勾勒的曼妙腰身,而是她纤细白嫩的指尖勾着的,快要掉到地毯上的威士忌酒瓶,她拧着眉,略显稚气的脸蛋上是不相符的成熟。也许是因为并不想面对一摊要清洗的泛着酒味的地毯,小小的人从沙发后面绕过去伸手从女人手中试图取出酒瓶。


 


“不~你可不能喝酒,宝贝。”Root的气息掺杂着浓浓的酒味拂面而来,还有她身上尚染着的男士香水的味道,Shaw僵了僵试图避开这些令人不舒服的味道,女人呵呵轻笑,散在沙发上的美丽棕色卷发因为她的动作动了动,仿佛有生命一样,Root就好像是有魔力的妖女,如果有一天她的头发自己动了恐怕Shaw也并不觉得很稀奇。然而那双向来清澈到令人不舒服的棕眸微眯着斜斜看着手边的孩子,Root抬起修长白皙的玉臂想要去触碰她漂亮的小脸,红唇微扬着勾出魅惑人心的弧度,只可惜她这副让人失神的勾引意味甚重的模样面对了一个根本没有发育的小孩,就在那双从长裙高高开启的下摆处露出的白腻纤长大腿快要因为她的动作垂下地时,估计也就比她腿长长一点的小孩默默拿走酒瓶放在茶几上,然后伸手托住她漂亮细长的小腿放回沙发上。


 


Shaw从来不会象一个这个年纪普通小孩一样对她的监护人露出任何情绪,撒娇,乖巧,可爱?都没有,只有冷漠,冷漠,还是冷漠。


 


Root懒洋洋的撒着酒疯,感觉到脚上一轻,高跟鞋被取了下去,那孩子的身影就离开了。侧在脸颊边的刘海不听话的贴上她眼帘,沙发上的Root扭动着细软的腰身眯紧棕眸,一抹疲倦的无聊意味流逝在一瞬间。然后轻轻的脚步声又回了来,身上覆上柔软的触感,有着和性格完全不相符的细腻心思的孩子抱来她的被子替她盖好,然后小小的手掌贴上她颊边,已经略有薄茧的指节擦过她侧脸撩开不听话的刘海,Root慵慵懒懒的睁开眼,不知是不是有心的用鼻尖蹭了一下她的手心,孩子不留痕迹收回手掌,毫无感情的沉寂黑眸缓缓移向窗外渐渐下山的夕阳。


 


 


只是懒懒的扫了女孩半分钟的模样,Root就轻阖上妖气盎然的美眸,不一会儿,肩处的毯子被压了压,女孩的气息似乎准备远离,她从鼻尖溢出一抹呻吟:“Hersh叔叔今天晚上不会来了,你有一天晚上的假期。钱在柜子上面,自己去找点吃的。”


 


 


 


 


Shaw起身的动作缓了缓,眼角撇到茶几下面一本精装的书,《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静静的躺在哪里,比它的主人安分多了。女孩转身向柜子边走去,大概抽了够三份牛排的钱就转身并不打算留下来。


 


 


 


 


 


拎着牛排走在街道上,已经擦黑的天际莫名给了Shaw一点点久违的安心感,风微起,冷意还在但是她竖起衣领靠近墙角继续不轻不重的脚步,直到在离家里四间房子的地方看见今天下午遇见的那个高大身影站在最近的一间院子里摆弄着烧烤架。


 


还真是,缘分。所以,他是住在这条街了吗?


 


Shaw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家走,小小的身影在路过时被男人收在眼底,默契的选择不出声却最后被一只猫咪孱弱的叫声打断。那是一只不足三个月的小奶猫的叫声,若有若无的从院子角落传来,似乎嗅到了肉味,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俩个人都一顿,Shaw的脚步还是停下来了,她看着院子,眼神在昏暗的光线下梭巡着,直到男人走近弯腰从某个角落用宽大的手掌托出一只还在颤抖的奶黄色小猫咪。


 


光线没有阻碍Reese看见她眼底微微的情绪波动,他将小猫托在胸口,轻轻对着女孩开口:“要一起吃烤肉吗?”


 


“Mr.Reese,我拿来红酒和烤肉粉了···”温文尔雅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Shaw将视线移过去,戴眼镜穿着整齐毫无褶皱的西装的男人似乎有些惊愕,然后一瘸一拐的走近,视线落在小猫和她身上,展开一个和善的笑:“你好。”


 


 


Shaw对那视线有些过敏,温和善良的和那只快要冻死的猫咪一样没有攻击力,她可能想起了这个人,关于下午Reese和她提到的他们,然后她听见Reese说:“她就是Sam收养的孩子。。。算不算你的孙女?”


 


Sam?


 


Shaw抬头看了一眼天际,时间还早,手心缓缓捏紧牛排包装袋,这是为了那只猫和烤肉,她告诉自己,然后她迈腿走进院子,她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花费。


 


 


 


 


 


 


 


 


那是她和Finch的初遇。然而这些年他也根本没有变化多少,即使Shaw已经从那个只有Reese腿长的女孩长成一个出色特工,即使那只后来被取名 baby girl的小猫换成了一只漂亮雄壮的军犬bear,即使他们已经远离那个安宁的年代如此久远,他还是那个斯斯文文带着眼镜讨厌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男人。Shaw坐在酒店套房的桌子面前,一边揉着脚边狗狗的脖子,一边看着桌子对面Finch那张严肃的脸。


 


 


     Reese端着俩高脚杯红酒和一瓶啤酒走过来,依旧是一身笔挺的西装,依旧是帅气的脸庞和笑意,


 


     “Finch对你突然出手很不开心,你得哄哄这个失意的老人。”


 


      Finch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Reese:“这不是笑点,Mr.Reese!她什么时候接到的任务我们都不知道!”显然面对早该知晓的状况Shaw还是免不了对处于生气状态的Finch有一点顾忌。


 


     她揉揉眉梢,接过啤酒向后一靠靠在椅背上,“我只是不想你们担心而已,此外,告诉你之后我要面对什么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她早就不是那个奶娃娃了,只可惜连Reese都意识到了的问题,她这个名义上的,接近于“祖父”的朋友还没有意识到。


 


      “这不是纵容你的理由,你的教育问题比起Samantha也不遑多让!”


 


       这是半年来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就好像空气凝固了一小会儿一样,不只是含着笑的帅气男人,还有说话的本人,当然,


 


       Finch顿了顿,他只是突然意识到了似乎他触犯了什么潜规则,然后这个名字留在嘴里的苦涩感渐渐泛上舌根,他轻轻含了一口红酒试图阻碍那些奇怪的情感带来的肉体上的错觉。桌子对面的Shaw一动不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他却很清楚,她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反应了。


 


     Reese放下酒杯,清脆的杯底触碰桌面的响声回荡在房间里,他缓缓用着自己特有的低沉嗓音试图解决这些突如其来的冰结气氛:“Shaw的教育问题一直都是不大不小的麻烦,但是比起Root要好多了,至少这个小家伙一直没有选择逃离我们这些老家伙。”


 


     Shaw抬抬黑眸,修长的指尖转动着啤酒瓶的瓶颈,唇线缓缓抿出猜不透含义的弧线,然后敛住纤长浓密的睫毛,鼻翼嗤出一声轻微的响声,不知道是嘲讽Reese还是同意这个观点。她将左腿翘起抵着桌角,微微用力靠在椅背上,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狗狗,面对那双水汽十足的可爱狗狗眼,原本泛着寒意的黑眸折出一抹温柔,“oh,我可不会离开你。”她低低道,似乎在对bear许诺什么,也似乎在影射着某个人的选择。


 


      “你那个新搭档还好吗?是个新手?”Reese对她工作上的事情似乎更关心一点,也可能只是为了转移这个尴尬的话题。


 


      回忆了一下那个新搭档,Shaw高挺的鼻梁皱了皱,就好像普通的女孩一样稚气十足,她抬眼看着自己这些年的真正搭档还有老师,黑眸溢出一丝单纯的嫌弃,毫不掩饰口气里的无感:“是个从技术部调来的家伙,笔记本玩的不错,警惕性也挺高,可惜这俩个优点我已经见过足够多的高手,不过唯一能够拿出来谈谈的应该就是这家伙比我想象中娘了一点,”她喝了一口啤酒,将瓶口对着空气扬了扬,补充道,“比起我上一个每次任务都要和我罗里吧嗦下达各种任务注意的家伙倒是讨喜不少。”


 


     Reese扬扬眉打趣:“oh,你只是喜欢他不会约束你,所以你可以按着你的方式来做事,甚至他不会强制你要你和他一起行动。好吧,这为我们活动提供了不少方便的东西。”


 


     Shaw往下伸出手来摸摸bear毛茸茸的脑袋翻个白眼,对着她这位老师一语中的十分不满:“得了,你知道如果他在我得用Hersh教的规则来做事,显然那才是ISA的特色,适合我极了,简单高效,而不是和某个蒙面西装侠一样非得转一个大圈把自己最好的手段拿出来。”


 


      Finch越听越皱眉,看着这一对越来越相像的人有些淡淡的无奈:“武力只是用来解决问题的一个最极端手段,我们并不需要每一步都做到那个程度。”


 


     Shaw站起身放下酒瓶,拿起风衣套在身上一边在口袋里找着东西一边道:“yep~这句话从我第一次和Reese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说过了。哦,你能给我几块钱买热狗吗?”她看着他的眼睛看上去乖巧温顺的就像是错觉,


 


     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Finch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挣扎的扭曲,他努力压抑自己因为这张脸露出罕见的撒娇小辈表情而露出一个常年不受宠的长辈的欣喜若狂神态,但是,但是这十分困难,这,该死的,困难。


 


Reese嘴角抽搐一下,扶额看着地板,显然突然受宠的长辈Finch是不会拒绝任何这孩子食物上的需求的,这么多年都是如此,Shaw的情商不够高,不然就凭这张脸上露出的这个与性格完全不相符的可爱的反差萌的憨憨表情,Finch绝对会被吃得死死的,某种程度上来说,Finch比起Root好攻略多了。


 


 


拿到Finch抖动的手里递过来的可以买下一个热狗店的几张钞票,Shaw心满意足的打个招呼就出门了。留下俩个老人望着孩子潇洒的背影。


 


 


 


    气氛变得安静而沉寂。


 


“不告诉她真的好吗?”Reese对某件事还是不太能放心,他转动高脚杯视线移到Finch迅速回神变得古怪的表情上,“我的意思是,她看上去已经变得开始和人交流了,她变了。”


 


Finch迅速看了一眼他,抿紧唇,后背挺直将双手放在膝盖上工工整整的摆好,和他生活了这么多年Reese清楚,这是他不想面对某些后果时的防御姿态,哦,好吧,是谁养出了那个让人头痛伤碎了一堆人心的坏女人的?


 


 






—————————掉坑请谨慎!——————————————




原来我就是想写深沉一点的,但是这个脑洞好多东西超级萌,决定不可能一直深沉下去的我只能说尽量保持画风统一!!!




Shaw是乖宝宝,Root是坏女人,内容擦边球的重口,设定Root比Shaw大一轮所以23岁这年再虐都会把坏女人拉回来。我保证Root会让人心疼的坏,Shaw会让人心疼的乖,但是我不保证Root不会乖,Shaw不会坏。总之这个脑洞是纯粹为了肖根服务,我应该不会写太多,脑洞塞完了就会结束,可以保证有虐,而且虐度比Turing是爆棚的那种,只是试水,如果有人说接受不了并且不能接受我这么来,我就内部消化不往下写了。




我实在是不道德,坑没结束又开坑。




然而我不会坑的相信我!真诚脸,不然你们会以为我这么多天都死哪去了!




我初中生文笔这么尝试这种插叙是第一次,关于内容和什么有意见请私聊,只剩下一个优点的我就是——乖~!




官方发糖惨无人道!我要待在坑底一辈子!

评论

热度(448)

  1. 请叫我妖孽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